蒙特利尔的华裔电影人

文 / 梁彦

本文首发于2019年4月4日出版的第640期《七天》报

/var/folders/36/j0v__13j5bb3f5thssjr8m5c0000gq/T/com.microsoft.Word/WebArchiveCopyPasteTempFiles/chinese-filmmaker-cover-001-1.jpeg

蒙特利尔作为著名的电影外景取景地,其电影工业也是加拿大最发达的,几乎所有获奖的加拿大电影都有来自蒙特利尔电影人的贡献。如今,这片电影热土里又陆续走出了一批才华横溢、对电影充满热忱的华裔独立电影人:张侨勇、范立欣、古涛、和晓丹、杨奥楠……他们的作品在加拿大和国际上展示了华语电影独特的一面,也斩获众多奖项。

对于华裔电影人整体受到瞩目,其实这不仅仅是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还有在好莱坞,很多华裔电影人也开始崭露头角,比如这几年受到独立电影界关注的赵婷,目前应邀执导一部好莱坞超级英雄的大片,还有口碑票房都反应热烈的《疯狂亚裔富豪》。在今年,第91届奥斯卡公布的入围名单就有四位华裔电影人。分别是多伦多长大的女动画导演石之予 (Domee Shi) 的作品《Bao》获最佳动画短片提名;女性华裔音效剪辑师李爱玲 (Ai-Ling Lee) 入围奥斯卡最佳音效剪辑和混音两项奖;在纪录片单元,美国芝加哥29岁华裔青年导演刘冰的家暴主题纪录片《注意脚下》 (Minding the Gap) 和华裔登山大师兼摄影师金国威指导并制片的《徒手攀岩》(Free Solo) 都入围。

奧斯卡最佳動畫短片獎由「包子」獲得,導演是華人石之予(右)與製作人Becky N

导演石之予(右)与制片人Becky Neiman-Cobb一起上台领奖。

最终加拿大华人二代移民石之予(Domee Shi)编剧和执导的、美国皮克斯动画工作室制作的电脑动画短片、以多伦多华人移民故事为剧本的《包宝宝》(Bao)拿下了最佳动画短片奖。

华裔金国威(Jimmy Chin)和妻子伊丽莎白·柴·(Elizabeth Chai Vasarhelyi)执导并摄影的作品《徒手攀岩》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奖。在这部纪录片中,金国威作为“主角”尽显东方人的肌肉力量。他在旅行、攀岩、滑雪、探险以及摄影方面的激情与努力使其在全球探险活动中有着突破性的成就,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全能探险运动员以及摄影家之一,同时也是North Face的签约运动员。

华裔电影人破茧而出

10年前的秋天,我在蒙特利尔采访了华裔导演张侨勇。他当时只有二十出头,高个儿,很阳光,总是一脸灿烂的笑容。当时,他的第一部纪录片《沿江而上》(Up The Yangtze, 2008) 正热映 —— 展现的是长江三峡正在经历中的著名大坝工程,以及这项工程如何彻底改变了两位当地年轻人的命运。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张侨勇 »

这部片子令他第一次得到金马奖最佳纪录片,也在加拿大斩获电影最高奖吉尼奖的最佳长纪录片奖。

2012年,他的第二部作品《千锤百炼》(China Heavyweight,2012)再次征服了观众。它描述的是云南一位著名拳师齐漠祥重回赛场的曲折经历,以及他的一众学徒 —— 都是从贫苦人家走出来,希望靠拳击改变命运的年轻人。这部电影让张侨勇第二次摘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范立欣 last train home »

2009年,同样生活在蒙特利尔的华裔电影人范立欣推出了《归途列车》(Last Train Home)。这部片子横空出世,得到了多个奖项,包括新闻以及纪录片艾美奖的两项大奖,并且得到了吉尼奖最佳纪录片奖(2011)。

范立欣用了几年的时间跟踪一个农民工家庭。来自四川的张昌华和陈素琴夫妇将一对年幼的子女留给自己的父母,来到广州打工。每年春节,他们也和全国各地的打工者一样,乘火车回家过年。经过近一个星期的漫长跋涉,两人才能回到偏远的乡村,和父母孩子相处几天。而更令人心酸的是,他们的女儿张琴并不理解他们的做法,感到自己被抛弃了。她在镜头前从不掩饰对父母的敌意,终于,一场家庭冲突正式爆发了。

两位年轻导演都捕捉到了中国在社会急剧变化期间普通人的生活,并以真实的镜头纪录了下来。记得当时,范立欣曾经和我说,现在的中国有太多的故事值得去讲述。

这三部纪录片出自同一个制片公司、蒙特利尔的EyeSteelFilm,也一下子把华语纪录片以及两位独立电影人推到了加拿大以及国际的舞台。当然,这并非巧合,Eyesteel电影公司成立于20年前,创办者是本地独立电影界的领军人物Daniel Cross和他的搭档,多年来以成功推出加拿大多元文化纪录片而著称。

绿地影画的崛起

正巧也是在10年前,杨奥楠和两位志同道合的康考迪亚电影系同学Andreas Mendritzki以及Nguyen-Anh Nguyen创立了绿地影画(GreenGround)。此后,还成立了后期制作公司CineGround Media。在过去的两年中,绿地影画推出了两部剧情片以及三部长纪录片。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古涛 »

2017年,在加拿大重要的蒙特利尔国际纪录片影展(RIDM)上,古涛的《驯马》得到了最佳加拿大长片;他们公司提交的另外两部作品:描述在阿根廷两位受到性侵女孩成长故事的《若秀与艾达娜》(Prima) 得到了评审团大奖,而《潮汐中的女人》(In The Wave) 得到了加拿大最佳中短片奖 —— 这个成绩也算是创造了这个影展的一项纪录。

《驯马》历时五年的艰苦拍摄才得以完成,也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它的主人公叫冬冬。他是在中国国内的移民潮中,从内蒙古的海拉尔移民到了西南城市昆明。在物质与商业化的大城市里,敏感而反叛的冬冬显得非常不合时宜,他不愿意轻易被世俗束缚,他有很多梦想,但却没有多少机会去实现那些梦想。于是,他感到更加迷失。

2017年底,这部片子在著名的法国南特三大洲影展上得到了最佳影片“金热气球奖”。古涛加入侯孝贤、贾樟柯的行列,得到了这个珍贵的奖项。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和晓丹 »

2018年,绿地影画推出女导演和晓丹的处女作《春色撩人》。它讲述一个中国移民的疗伤之旅。在婚姻破裂之后,芳暂时离开蒙特利尔这个伤心地,前往位于四川大足的故乡。她与家人、之前的恋人、以及亲人团聚,希望找到内心的平静。

这是首部得到加拿大电视电影局和魁北克艺术发展协会全额基金支持的非官方语言(英语或法语)作品。而和晓丹也凭借这部电影得到了纽约北美亚洲国际电影节的最佳新导演奖。

电影梦想延续

由于电影是一项极高成本创作的艺术,虽然许多人有电影的梦想,但能真正坚持下来并做着自己喜欢的电影的人凤毛麟角。那蒙特利尔是如何成就了如此众多的华裔电影人呢?

首先,加拿大政府的艺术资助为电影人创造出一个大环境

接受采访的几位独立电影人不约而同地认为,从大的环境来看,加拿大政府的各类艺术资助项目是独立电影人能够生存、成长的根本。

目前,加拿大主要的电影资助来自加拿大电视电影局(Telefilm Canada)、加拿大国家电影局(NFB)。而魁北克对自己的电影又格外支持,包括省文化艺术委员会(CALQ)和魁北克省文化发展协会(SODEC)的资助项目。甚至本文提到的两间电影公司最早能够成立,也是得益于政府的“企业与艺术资金”的帮助。因为无论是谁,只要有项目,就可以去申请。

影视界如此,出版界、音乐、视觉艺术,各种文化节,如音乐节电影节等等,也会得到加拿大政府各类艺术基金的赞助。

第二,蒙特利尔深受欧洲影响,艺术电影氛围浓厚

好莱坞电影的模式是商业的,大制作、大明星、高票房。但是,真正推动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不断推陈出新、保持活力的却是独特的、有前瞻性的前卫、实验性片种。

或许是因为法语文化,欧洲电影对蒙特利尔影响深刻。欧洲艺术电影的氛围影响着这个城市的电影人。这给在蒙特利尔学习和生活的独立电影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

其实,不仅仅是对华语电影人,蒙特利尔所在的法语省份魁北克对加拿大整体的艺术电影也至关重要,国际有影响力的电影导演,比如阿尔坎、扎维尔·多兰,德尼·维纳夫等都出自魁北克。

第三,电影人相互帮扶 抱团取暖

在采访中,我发现,这个华裔电影人小团体相互之前非常熟悉,有私人的交往,也有电影专业上的互助。比如,范立欣是张侨勇《沿江而上》的摄影师,也担任《千锤百炼》的制片之一。和晓丹表示,自己非常幸运能够有古涛为自己的处女作《春色撩人》做剪辑。而杨奥楠更是这些电影的制片人。在电影路上,他们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相互帮助。

张侨勇在采访中尤其怀念最初自己从Eyestill 起步时,制片团队的温暖。而按照杨奥楠的说法,其实,每个做电影的人,都有过在某一个点被击倒的时刻,但是因为加拿大提供的大环境和小伙伴们,又会有新的活力和想法让你继续。

第四,加拿大的多元文化

以前,好莱坞曾经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没有观众要看带字幕的电影,所以,非英语的电影市场很小。但最近,连美国HBO电视台都推出了带字幕的电视剧,比如2018年大受欢迎的意大利语电视剧《我的天才女友》。

和晓丹表示,她的《春色撩人》是加拿大电视电影局第一次给一部非官方语言(英语或法语)电影全额资助。SODEC的一位负责人告诉她,华语文化是加拿大多元文化的一部分,也丰富了加拿大多元文化。

张侨勇也认为,因为移民身份,华语电影人给加拿大电影传统带来了新鲜的与众不同的东西,加拿大电影的“后院” 正在不断丰富。这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加拿大主流电影或是魁北克电影的题材,令观众感到了不同。

无论目前国际政治气氛如何,文化艺术界的融合、多元,人们对其他族裔文化的好奇心,正在稳步上升。

最后,当然也是最重要的是,电影人的热忱和坚守

杨奥楠说,每个电影人都在寻找什么。可寻找什么?是否能够找得到?其实,谁也不知道。是凭借对电影的那份热情推动你继续往前走。

和晓丹说,你内心其实是知道的,你对电影有多么爱,不然,早就放弃了。

古涛更是表示,自己是拼上性命在做电影。

是的,电影就是有这种魔力,让一代又一代的人不断追求。你要有才华,有对电影的热忱,你还要非常坚守,经受得住各种困难和否定,另外,一定还要有些运气 —— 可能,也只是可能你才能把这条电影路走到底。

附:华裔电影人简介

杨奥楠

中学时期随家人移民加拿大。他本科在多伦多一间大学毕业,但始终难以放弃自己的电影梦想,之后来到蒙特利尔的康考迪亚大学完成了电影学习。2008年,他和志同道合的两名同学成立了绿地影画,始终支持华裔的独立电影人。

和晓丹

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来到蒙特利尔已经16年了,曾经拍摄过纪录片《迷失的摩梭》和短片《开罗来电》。2018年,她的第一部剧情长片《春色撩人》(A Touch Of Spring)上映,获得评论界以及观众的关注。

张侨勇

毕业于康考迪亚电影系。在《沿江而上》和《千锤百炼》之后,于2013年推出了纪录片《水果猎人》。目前,他定居多伦多,原因是他初为人父,家人都在多伦多,便于照顾。但是他说:“我对这个城市有类似乡愁的情感,非常想念。想念在EyeSteelFilm时期,和一群爱电影的人一起工作的单纯。”

古涛

毕业于康考迪亚大学电影系,作品包括短片《去大海的路上》(2010)以及《驯马》(2017)。

说起蒙特利尔,古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和他一起成长的绿地影画。“整个的过程就像是在挖一条长长的黑暗的隧道。我们都没有经验,就是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凭着对电影的热情在做事情…… 我的压力非常的大,你想想,要是那条隧道挖不通怎么办?”

范立欣

1977年3月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2006年,放弃已经小有成就的工作和事业,移民到加拿大,加入纪录片摄制公司EyeSteelFilm。2009年,执导纪录片《归途列车》,从此开启了他的导演生涯,后执导纪录片《我就是我》、《上学路上》、《缪斯之旅》、《地球:神奇的一天》等。

(编辑:颜宏 独玉)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