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鲁多发飙 王州迪被开

七天记者 颜宏

本文首发于2019年4月4日出版的第640期《七天》报

Image result for justin trudeau

特鲁多在新闻发布会上。

在3月爆出特鲁多总理对兰万灵(SNC-Lavalin)一案进行“司法干预”丑闻以来,各方围绕此事你方唱罢我登场,演绎了一场堪称好莱坞大片的政治斗争,目前还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在原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的步步紧逼之下,特鲁多展现了难以想象的好脾气和耐心,没有对她采取任何限制措施。但上周五爆出的王州迪偷偷录下和同僚、前加拿大枢密院秘书长Michael Wernick的谈话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犹豫、观望了四天后,一向瞻前顾后的特鲁多终于在4月2日宣布把原司法部长王州迪和原国库委员会主席Jane Philpott踢出党团(Caucus),王州迪还被禁止代表Vancouver Granville选区参加2019年大选。

在新闻发布上,特鲁多表示过去的自由党当中存在诸多内斗,而他的到来改变了这一情况。但王州迪与Philpott两人破坏了这样的团结。不论是在未经同意下偷偷录音,还是反复强调对自由党与特鲁多失去信心都极大地损害了自由党的利益,所以她们不能再留在自由党内。同时,她们的做法显得更在意她们的个人形象,而非公众利益。

特鲁多还批评王州迪的行为,表示偷录电话交谈的事件极大地破坏了自由党内部成员之间的信任,这样的事件只会让其他党派获利。特鲁多还指出,反对党们没有其他的政策性建议,他们只知道在兰万灵事件上做文章。他的讲话得到了在场自由党议员的支持。

各方反应

消息发布后,王州迪在自己的推特上回应说,“我刚刚接到加拿大总理的通知,我被从自由党党团会议中除名。”她还称,自己不后悔,“我能说的是,我昂首挺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我知道我做了需要做的事情,也知道我需要去做的事情,是基于必须超越党派的原则和价值观。”

Jane Philpott在宣布开除决定的内阁成员会议开始不到10分钟后就离开了会场,并表示其与其他党员的谈话已经有“很大的困难”。事后,她在Facebook上发文表示对该决定很失望,否认自己对自由党不忠诚,正相反,自己是在按照政府的要求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以便更好地前进。她还进一步提到自己将继续代表Markham-Stouffville选区的选民直到任期结束。

官方反对党保守党党领Andrew Scheer表示,特鲁多开除这两名女部长的行为表明,自由党内容不下真话,自由党背叛了加拿大的法治精神,这已经是王州迪第二次因为捍卫法治精神而被自由党排挤。

新民主党党魁Jagmeet Singh则表示王州迪是一位将诚信与正义放在更优先位置上的议员。特鲁多与自由党政府的行为体现了他们对诚信的漠视。王州迪才是对加拿大人忠诚的议员,她应该得到更好的待遇。

Une dizaine de femmes tournent le dos à Justin Trudeau, qui parle à la Chambre des communes. Des dizaines d'autres sont assises.

在开除消息发布的第二天,特鲁多在议会大厅一个名为Héritières du suffrage的活动中发表讲话时,参会的十几名女性站起来背对着特鲁多以显示对特鲁多开除王州迪和Jane Philpott的抗议。

《国家邮报》在报道此事时更是用了“大屠杀”(Massacre)这个贬义词。

失败的危机处理

在这场源于一家工程公司行贿案的政治危机中,以特鲁多为代表的自由党政府处理得糟糕至极,有可能成为政治教科书中的反面教材。或许是没有清晰的应对方案,从一开始,特鲁多就没有采取任何有效措施来积极应对,而是处处被动挨打。每一次被逼到头上,也是就事论事,没有进一步采取主动扳回造成的负面影响,更没有一个连贯的逻辑性。一些政治评论人士甚至称从来没看到过一个政党首领如此地缺乏政治智慧,如此无能。从和美国开始新的北美自由贸易谈判到访问印度大秀服装,从和沙特交恶到华为孟晚舟事件,从力推争议不决的大麻合法化到广为诟病的难民接受政策,从兰万灵一案到预算案借贷收买选民,特鲁多政府可谓出遍昏招,不仅使加拿大的国际形象严重受损,政府财政赤字大大增加,还给国内的政治氛围和经济活动带来负面影响。

特鲁多本人带有强大的“网红属性”: 出身政治世家,外貌俊朗,时尚达人,还特别懂得“蹭热点”,所以才能在执政初期获得绝大多数民众的支持。但网红就是网红,即使受到再多人的追捧也不能成为一个有远见卓识、有系统策略的政治家。缺少真正政治家领导的政府无法实现有效的国家治理,无法有效治理国家的政府对民众来说则是一大灾难。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