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战与机遇并存 成绩与风度齐鸣

–记2019国际泳联 (FINA) 世界跳水系列大奖赛蒙特利尔站赛事

文:七天记者 颜宏 梦溪 独玉

摄影:冯娜 慎重 李利 德昊

练俊杰(中左)、杨昊(中右)在男子男子10米台颁奖典礼上 / 七天传媒图片

4月底的蒙特利尔,草长莺飞,漫漫长冬刚刚过去,这个古老而浪漫的城市从蛰伏中渐渐恢复了活力。伴随着天气的转暖,蒙特利尔迎来了一场高规格的体育赛事:2019年国际泳联 (FINA) 世界跳水系列大奖赛。为期三天的比赛,让蒙特利尔人在家门口享受到跳水这项运动带来的力与美的极致体验。

跳水运动的历史非常久远,人类在掌握了游泳技能之后,就开始有了简单的跳水活动。早在公元前5世纪,古希腊的花瓶上就有描绘一群可爱的小男孩正头朝下作跳水状的图案。宋代,中国出现了名为“水秋千”的简单跳水器械。现代竞技跳水始于20世纪初,1900年,瑞典运动员在第2届奥运会上作了精彩的跳水表演,一般公认这是最早的现代竞技跳水。1904年第3届奥运会上,男子跳水被列为正式比赛项目。1908年奥运会正式制定了跳水比赛规则。到1912年第5届奥运会时,增加了女子比赛项目。竞技体育的追求永远是更快更高更强,跳水则属于体育中的“强”。在人类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中,跳水是人类唯一一项可以相对安全地一边进行自由落体,一边在空中自由地展现人类身体的敏捷、力量、反应和肌肉线条美感的体育项目。此外,跳水也被称作“空中芭蕾”,是一项极具观赏性的运动,运动员借助比赛器械腾空而起,在空中展示各种姿态,然后轻盈地入水,一连串的动作常常给观众带来非常美的感受。

在现代跳水领域,中国队是一支世界范围内的强队,素有“梦之队”的称号,而加拿大也是实力不容小觑的跳水强国。此次蒙特利尔站的比赛,就有来自包括中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等14个国家的近80名顶尖运动员参加,为观众带来一场不折不扣的顶级跳水盛宴。

霸主

4月28日晚,历时三天的2019年国际泳联 (FINA) 世界跳水系列大奖赛第三站——蒙特利尔站的比赛落幕。中国梦之队最终斩获全部十枚金牌中的8枚,以8金3银3铜的成绩结束本站的比赛。

在26日首日的四项决赛中,曹缘/谢思埸称雄男子双人3米板;施廷懋/王涵摘得女子3米板桂冠;杨昊/练俊杰拿下男子双人10米台冠军。但在女子双人10米台的比赛中,年轻的卢为/张家齐组合发挥欠稳,惜败朝鲜和加拿大对手,只获得了铜牌,也令她们本赛季该项目“三连冠”的梦想破碎。

王涵 (左)、施廷懋比赛中 / 七天传媒图片

27日,小将卢为再战女子10米台。虽然开局不太顺利,落后于朝鲜选手,但她及时调整心态,凭借稳定的发挥,最终以较大比分优势夺冠。另一位中国选手司雅杰夺得该项目的银牌。在男子3米板决赛中,谢思埸力克英国选手收获金牌。在男女混合10米台比赛中,练俊杰/司雅杰组合一路领先,没有给其他选手机会,轻松摘得冠军,从而令中国队将该日赛事三枚金牌尽收囊中。

在28日收官之日的角逐中,中国跳水队“一姐”施廷懋与王涵在女子3米板上展开“王者之争”,最终王涵力压施廷懋获得冠军。男子10米台决赛中,英国名将托马斯·戴利以出色的发挥战胜中国队的“双保险”杨健、杨昊,摘得金牌。在男子10米台上获得铜牌的杨昊,随后搭档昌雅妮,在混双3米板的比赛中再战戴利与蕾德组合,成功折桂。

在本站比赛中,东道主加拿大队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在女子双人10米台和女子双人3米板比赛中均获得银牌,并获得男女混合3米板的季军。

危机

中国队在此次比赛中获得8金,远远领先于其他所有参赛国家,但这个成绩对于处在备战东京奥运周期关键时刻的中国队来说,并不是一份满意的答卷。面对即将到来的光州世锦赛和东京奥运会,中国队不能称得上高枕无忧。

就在蒙特利尔站开赛的10天前,4月17日,2019年全国跳水冠军赛在重庆举行,这是中国国内最高级别的跳水赛事之一,同时也承担着今年7月份在韩国光州举行的18届世锦赛阵容的选拔任务。谁都没有想到,女子十米台去年世界杯的主力张家齐、任茜在两站世锦赛选拔赛都没能进入前四名,失去了世锦赛的单人比赛资格。所以蒙特利尔站的系列大奖赛阵容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因为冠军赛和系列大奖赛加拿大站相隔时间很紧,而出国手续需要提早办理。因此单人比赛的人选,只能从早早拟定的蒙特利尔名单中,圈定还拥有世锦赛资格的人选。最终,卢为、司雅杰两人入围,征战本站女子十米台单人比赛。临时接到单人比赛通知的司雅杰,对这个决定感到很突然。但虽然比赛中207C出现了失误,司雅杰还是以390.60分拿下了第二名。卢为继全国冠军赛后,再一次发挥出了高水平,以423.85分获得第一,这也为她的世锦赛资格加上了很重的砝码。

而就在女单的胜利让人喘了口气时,女双组合则爆出了大冷门。在决赛中,头号组合卢为/张家齐第四跳407C双双失误,只得到63.36分,总分320.64分排名第三——这也是2007年国际泳联跳水世界系列大奖赛创办以来,中国队在这个项目上的最差战绩。最令中国队头疼的朝鲜队拿到了冠军。

在此之前,中国队在系列赛女双十米台上失手过两次。第一次是2014年在加拿大温莎,连婕/刘蕙瑕第一轮过后,因伤退赛;第二次是2018年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司雅杰/林珊获得了第三名。巧合的是,这三次失利都发生在加拿大,加拿大站系列赛也连续第二年让梦之队女台队员“迷失”。不同的是,前两次中国队派出的都是临时组合,这次却是女双的一号组合——主力阵容告负也让梦之队在世锦赛人选的确定上,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境地。

男子项目上,中国队的阵容也作出了临时改变。由于脚伤严重,且在选拔赛上发挥欠稳,队伍临时决定让里约奥运会男子10米台冠军陈艾森放弃本站比赛,在北京积极恢复。10米台的比赛中,英国名将戴利从第一轮就展现出极佳的状态,五轮结束后领先中国队的杨健12.9分。最后一跳,杨健并没有把握住机会,错失了翻盘的可能性,戴利从中国队手中抢走了男子单人10米台的金牌。顶替陈艾森出场的杨昊接连出现重大失误,排在杨健之后,名列第三。由于陈艾森缺席,男双10米台的比赛也由刚刚配合仅半个多月的杨昊/练俊杰替补出战,最终以464.52分夺冠。

虽然双人项目并没有受到换阵的重大影响,顺利夺冠,且发挥比冠军赛更稳健,但是单人比赛的接连重大失误,还是使得中国跳水队领队周继红“感到意外,而且很失望”。未来中国跳水队能否调整好状态,谁又能代表中国队出征世锦赛甚至奥运会,仍是悬念。

花絮

3月底开始,七天传媒在《七天》报、《七天商业周刊》、七天网站(septdays.com)七天微信公众号 (Septdays_Canada) 等多个渠道对这一赛事进行了宣传,同时联合蒙特利尔大学、康考迪亚大学和麦吉尔大学学生学者联谊会以及其他社团组织,对活动进行了推广,由于宣传充分、组织得力,来比赛现场为中国队呐喊助威的啦啦队人数大大超过以往。

左起:当代白求恩基金主席王李芹美、加拿大跳水联合会市场总监Lawrence Baslaw、 加拿大跳水联合会主席Bernie Olanski 、蒙特利尔站赞助商必雷亚集团总裁李国强、副总裁彭艳华、加拿大跳水王子Alxandre Despatie、加拿大跳水联合会赛事总监Penny、七天传媒主席尹灵 / 加拿大跳水联合会图片

比赛进行中,七天传媒的展台前还来了一位施廷懋的超级粉丝。吸引记者注意的首先是她T恤上大大的“懋懋”两个字,一看就是粉丝,原本以为她是本地人,一问居然是从德国追过来的超级粉丝。这位名叫Anja 的德国审计师自从2015年在电视上观看世锦赛跳水比赛后,就一步步变成了中国跳水队的“追星族”,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施廷懋的完美表现让她彻底倾倒,从此成为施廷懋的“专一粉”。2018年第一次追随施廷懋的脚步来到蒙特利尔观看偶像的现场比赛后一发不可收拾,当年6月份到中国武汉看跳水世界杯,今年3月到北京看世界跳水系列大奖赛,4月22日刚刚追到重庆观看全国跳水冠军赛,4月26日又来到蒙特利尔,行程排得和施廷懋一样紧凑。她每次观看中国跳水队的比赛时都穿着自己设计、颜色不同但图案一致的T恤:前面是红色的中国地图和“施廷懋”,或者“加油懋懋”的字样,后背则是大大的“懋懋”两个字。每到施廷懋出场,她喊得比谁都起劲,还经常在靠近游泳池的观众席围栏上挂起“施廷懋加油”、“懋懋加油”的红色中文标语。

在赛场外,七天的记者还见到了被誉为“澳大利亚跳水之父”的童辉。上个世纪80年代,童辉曾多次获得跳水世界冠军,并被美国《游泳世界》杂志评为1987年度世界最佳男子跳水运动员。退役后不久,童辉受邀到加拿大一家跳水俱乐部执教过一段时间。2001年到澳大利亚担任跳水队总教练。在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他带领的队员钱德勒·纽贝里在女子10米跳台上战胜了中国名将劳丽诗,为澳大利亚夺得金牌。同时澳大利亚跳水队还创造了7人参赛6人夺牌的历史;在北京奥运会上,澳大利亚跳水队再次斩获1金1银,童辉也因此被誉为“澳大利亚跳水之父”。

从2018年5月开始,童辉接受了法国跳水队的邀请正式执教法国队,合约将一直持续到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童辉表示他的执教将力争让跳水底子薄弱的法国队有质的飞跃。这次来蒙特利尔是带着入选的仅一名运动员来练兵的,整个队伍除了他们两人外还有一位保健医。

赛后

三天比赛结束后,《七天》编辑部收到不少读者反馈,一方面欢呼中国队所取得的成绩,一方面也对中国运动员场下的表现进行了吐槽和批评。观众们怀着极大的热情来到现场,有些同乡会得知有来自家乡的运动员参赛,特意组织了强大的啦啦队到现场鼓劲,在资讯非常发达的今天,观众们想跟运动员拍张照片晒晒朋友圈,炫耀一下和明星见面的喜悦,这本来无可厚非,但这个小小的愿望却由于中国队的不配合而无法实现,往年比赛时运动员赛完都会走到观众席和观众互动,今年则极少出现这种局面,让看台上的观众极为失望。当然也有少数幸运者抓住了和明星运动员见面、合影、互动的机会,但中国队赛场下的整体表现差强人意。

跳水比赛全部结束后,组委会安排了一个各国运动员与观众、赞助商、合作伙伴的见面、互动活动,各国运动员按照组委会的要求和安排悉数到场,不管得了奖牌还是没得,脸上都洋溢着热情和微笑,对各种合影、聊天、签名来者不拒。也许是因为中国队没有拿到预期的全部金牌,也许是因为其他原因,中国跳水队整个活动进行过程中非常不配合,先是避开组委会安排的VIP区域,直接走出了体育馆,被劝回后也只是从VIP区走过,没有和任何人交流,且基本上都黑着脸,让等在该区域的活动合作伙伴、赞助商、其他国家的运动员等一众人士一脸懵,也给赛后的欢乐气氛打了折扣。

随着中国国力的发展和体育竞技能力的提高,运动员走出国门到世界各地参加比赛也变得很平常,让旅居在海外的华人也有机会见识世界顶尖水平的体育比赛。这次的跳水系列赛的门槛非常高,只有世界排名前八的运动员才有资格参加。中国的跳水成绩一直位于世界前茅,因此才有这么多的中国运动员参与,能够参加比赛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实在不必纠结于两块金牌的旁落。

在各种国际赛事活动中,每个参与者,包括运动员、教练员、工作人员以及观众等,都是一个国家的形象大使,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这个国家的精神风度。体育运动员应该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赢的时候不骄不躁,输的时候也能以平常心对待,赢得有水平,输得有风度。这一点希望中国的领队也好,教练员也好,向其他国家的团队学习,在公众场合至少要保持应有的礼貌。体育大国应该有体育大国的风范,不配合组委会活动除了给国家形象丢分外,还能给中国队带来什么好处?

中国举国办体育的体制下,上上下下只关心成绩,不关心运动队的整体形象和运动员的心理,出了成绩就有好脸,不出成绩就是黑脸,成绩不代表运动的全部,现代体育在竞赛成绩的同时,也竞赛素质,也竞赛体育精神。没有体育精神的成绩,有何意义?金牌的数量可能只是用来给某些官员保住乌纱增添几个数字吧。

陈学明总领事出席2019国际泳联(FINA)跳水系列大奖赛蒙特利尔站活动并为获奖运动员颁奖

陈学明总领事为获得女子3米板的冠军王涵颁奖 / 七天传媒图片

陈总领事同时会见了国际泳联蒙特利尔站比赛组委会相关人员 / 七天传媒图片

陈总领事与加拿大跳水名将Alexandre Despatie 在泳池边 / 七天传媒图片

陈学明总领事邀请中国跳水队做客总领馆 (左5 陈学明总领事、左2 边志春副总领事)/ 七天传媒图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