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员的笑脸取决于体制

蒙东

本次蒙特利尔跳水系列赛上,中国运动员在没有获得全部10枚金牌后中国跳水队所表现出的没礼貌,没风度再一次让我们看到中国体育竞技举国体制下,只要成绩,不要其他的弊端!

体育官员压教练员、领队要拿奖牌,教练员、领队压运动员要拿奖牌,而拿不到奖牌的运动员没有其他减压的渠道,就表现在脸上和肢体语言上,对赛事的主办人员也好,对前来呐喊助威的观众也好或是不理不睬,或是脸黑色厉,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这种传感器似的压力传递模式到了最后就是在国际赛事上整个团队没有笑脸,导致的是一个国家没有形象。

中国的体育制度模仿半个多世纪前的前苏联模式,集中当时社会的有限资源,以国家利益为目标,以计划经济甚至军事管理模式建立了一套发现、培养和训练运动员的方法,使得中国在不少体育项目比赛成绩上取得突破。自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中国射击运动员许海峰实现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后,中国体育作为一股重要力量登上了世界舞台。取得了一系列骄人的体育比赛成绩的同时,也给当时严重缺乏物质、信息和社会交流的广大人民带来巨大的精神鼓舞和民族自豪感,并在近年来使得中国进入体育强国的行列。

中国竞技体育的“举国体制”具有鲜明的计划经济特性,具体表现在体育发展资金来源上高度依赖于计划手段和政府财政投入。在“举国体制”下,中央与各级政府通过财政预算和财政拨款对体育发展提供各级体育部门的行政经费和人员工资福利、国家与省市两级专业运动队的训练比赛经费及运动员薪金福利、体育训练比赛场馆建设经费等等。中国的“优秀运动队的运动员”既非一般的业余运动员,也非西方国家的职业运动员,而是成为一类享受国家职工待遇、行政关系、户口档案、工资关系隶属行政单位,以及劳保、福利、奖励及国家给予的其他物质待遇的特殊职业群体。

这是社会的另一条上升渠道。为某些拥有良好身体素质或是肯下功夫苦练的底层群体提供了阶级晋升的机会,纵使占的分量很小,却不容忽视,再加上体育赛事的广泛传播,显示的榜样力量更是不可小觑。

中国体育“举国体制”还有一个很有“计划经济”的特色,通过出让少数行业中卓越者的利益,来反哺行业中的平凡者。不要以为举国体制中国家队所有的花销都是来自于税收,还有相当一部分来源于最顶尖运动员带来的商业收入。比如刘翔从2004年奥运会开始,先后代理过安利纽崔莱、VISA信用卡、伊利、耐克、中国交通银行、联想、中国邮政、元太、奥康鞋业、杉杉服饰、双钱、升达、白沙和中国移动通信的广告。但是不一定他自己就愿意接这些广告,刘翔没有经纪人,他的商业开发一直是由中国田协全权负责管理。根据中国田协在2007年对外公布的关于刘翔广告收入的分配原则,刘翔可以拿到全部收入的一半,教练孙海平可以拿到15%,另外培养运动员的地方体育局能够获得其中的20%,剩下15%则属于中国田协所有。

这就造成少数成功的运动员功成名就,名利双收,连带他所属的体育项目组也分得一杯羹,所以从上到下大家的眼光都只盯在奖牌和奖金上,一层压一层,从而忽略了体育竞技的真正宗旨和目的。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的深入,大国软实力也开始在各个层面得到释放和诠释。而传播面广、传播人数众多的体育竞技比赛也应该成为表现和传播优秀中国文化的名片。

中国在进行体育改革的同时,更要转变观念,把体育竞技建立在尊重每一个运动员自己的价值上,让运动员们从金牌第一的枷锁中解放出来,以平和的心态面对比赛,面对比赛结果,让人性在体育竞技中扮演决定性的角色,而不是沦为奖牌的奴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