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的力量

——记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基金会主席Julie Quenneville

七天记者 颜宏 摄影 德昊

早在2005年,Julie Quenneville的名字就为华人社区所熟知。那时,她为了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Glen新院址建设筹集3亿加元的目标在各个社区穿梭忙碌,蒙特利尔华人社区也备受这个新项目美好前景的感染和鼓舞,多次在社区举办义演、晚宴等活动,为这个项目筹款。新医院建成后,为了感谢华人社区的贡献,医院把一间会议室以中国人的名字命名。

从2017年开始,蒙特利尔华人社区和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基金会(McGill University Health Centre (MUHC) Foundation)开始联合举办一个叫做“福禄寿”的慈善晚宴,为“当代白求恩基金”筹款,资助中国医生到蒙特利尔进修。Julie Quenneville又出现在了华人的视野中。

不平凡的成长轨迹

Julie出生、成长在西岛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父亲是电工,母亲是放射科技师。从小父母就很关注孩子们的学习,支持孩子们参加校内外的各种活动,最终三个孩子一个做了工程师,一个成为一名医师,Julie则先是做记者,后进入魁北克政坛。

Julie说自己小时候是个很闲不住的人,无论有什么样的活动,都要报名参加:打篮球、参加辩论俱乐部和戏剧俱乐部、跳舞、做义工……到了小学6年级,她就成为就读学校Ste-Anne-de-Bellevue的学生会主席,13岁开始在西岛的YMCA做义工,帮助一些贫困或家庭不幸的孩子。

Julie年轻时的理想是做一名驻外记者,所以大学预科选择了英语的John Abbot以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接着来到麦吉尔大学读了一年的政治学,发现与新闻专业有点远,就转到康考迪亚大学攻读新闻专业,最终获得了康大新闻和政治学双学位。毕业后先后在West Island Chronicle、Videotron以及CBC担任记者。因为Julie的母亲和祖母在政治活动上非常活跃,经常为政党做义工,鼓励并带领子女们也参与进来,这让Julie有机会认识了人生道路上的第一个导师Russell Williams。

Russell Williams曾担任蒙特利尔YMCA 主任、Beaconsfield市政议员等职,1989年当选魁省自由党议员,并分别在1994、1998和2003年再次当选,在省议会中曾先后担任政府间事务部长助理、健康和社会服务部长以及劳工部长等职。2004年离开政坛后担任药品研发企业协会Rx&D(Research-Based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的总裁、加拿大糖尿病协会(Canadian Diabetes Association)副总裁、加拿大弱势网络(Canadian Frailty Network)主席。除了履行自己的政治责任,他特别关注的就是健康、医疗领域的研究和服务,是医疗保健领域创新和改善服务的积极倡导者,热情投身于改善急救服务、改革针对残障人士的服务、提供更好的护理以及在医疗领域增加研发等,并和Teresa Dellar共同创建了西岛临终关怀中心(West Island Palliative Care Centre),对魁省医疗健康领域服务的提高和改善发挥了重大作用。Julie在其竞选义工团队中因聪明能干引起了Russell的注意和好感,很快脱颖而出。正好当时的健康部长,前魁省省长Philippe Couillard的办公室需要一名工作人员,Russell就推荐了Julie。Julie不负众望,很快就从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成为负责媒体公关的办公室主任。

后来因工作的魁北克城与住家的蒙特利尔有一定的距离,不方便日常照顾年幼的孩子,Julie最终决定离开Philippe Couillard的办公室,但正是这一阶段与健康领域有关的工作为她今后的职业生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时蒙特利尔正在兴建MUHC超级医院,建设过程中千头万绪,急需像Julie这样有能力并和政坛关系良好的人才,所以在离开前卫生部长的办公室后,Julie几乎立刻介入到超级医院的行政管理工作。当时超级医院的建设碰到很多难题,除了日常繁琐的行政事务外,Julie经手的最重大的事情就让Shriners儿童医院最终留在蒙特利尔。

合力挽留Shriners医院

北美的Shriners医院是由历史悠久的慈善组织美国共济会于1872年发起建设的,免费收治18岁以下残障儿童,提供诸如整形,骨科矫正,假肢安装,烧伤治疗修复,脊髓、神经损伤等先天缺陷的治疗与康复。目前在北美地区共有22家,而蒙特利尔的这家是设立在加拿大的唯一一家。

蒙特利尔的Shriners 儿童医院在1925年建成,已经面临环境残破、设备陈旧以及病员拥挤的问题,自2000年起考虑迁址的问题,并成立了筹建委员会。本来他们希望能成为新建MUHC的一部分,但魁省政府对这个超级医院的建设计划迟迟不能出台,导致他们不得不把目光转离蒙特利尔。筹委会先后考察了多伦多、渥太华等地,安省的伦敦市听说后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不仅要求该医院人员去参观会谈,还提出不少优惠条件,再加上该医院与当时的魁省政府因法语沟通产生的某些误会,都让筹建委员会的天平倾向于伦敦。

伦敦市承诺为迁过去的Shriners儿童医院提供需要的所有条件,并为其购置世界一流的治疗和研究设备。最危急的时候,迁址伦敦的计划被该医院托管委员会和董事会批准,当时的筹建委员会主席Gene Bracewell表示只等800多名北美的共济会会员批准,就可以把蒙特利尔的Shriners儿童医院迁到安省的伦敦市。

为了挽留这所极具声誉的医院,魁省的政界、医疗届、商界、社区组织、本地的共济会会员以及普通民众都行动起来,竭力挽留这所医院留在蒙特利尔。Julie所在的麦吉尔健康中心一直对Shriners医院的医疗和研究提供支持和帮助,理所当然地成为挽留运动的中坚力量,再加上她曾做过魁省健康部长的助理,顺理成章地担负起联络麦吉尔健康中心、魁省政府和社团组织的作用。魁省政府也承诺花费1亿元在超级医院的同一地址上建设新的Shriners 儿童医院。

2005年7月在美国巴尔的摩举行的最终表决大会上,魁省当时的省长Jean Charest、健康部长Philippe Couillard以及蒙特利尔市长Gérald Tremblay率领庞大的代表团去游说参加投票的会员,并组织了一批曾在Shriners 儿童医院接受过治疗的病童和他们的家长现身说法,讲述他们亲身经历的故事以及Shriners儿童医院留在蒙特利尔的诸多好处,最终,蒙特利尔以108票比105票的微弱优势胜出,尽管后来还遇到其他的波折,但Shriners儿童医院最终留在了蒙特利尔。

新建成的Shriners儿童医院拥有22间单人病房,4间手术室,29,000平方英尺的研究场地,13,000平方英尺的康复场地以及一流的治疗和护理设备等,成为蒙特利尔重要的公共医疗体系的补充。

遇伯乐快速成长

Julie之所以选择做慈善,和她的另一个人生导师John Rae有很大的关系。这位曾担任鲍尔公司(Power Corporation)主要执行官几十年的慈善家在超级医院的建设过程中以及之后的日常运作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主导了到目前为止规模最大的名为“生命中最美好的关切”(The Best Care for Life)的筹款活动,共筹得善款3亿加元,在正常的医疗服务外,极大地改善和优化了患者的治疗感受和护理服务,就是他找到从没有医疗筹款经验的Julie,鼓励她加入自己的团队,并给予她充分的信任和细致入微的传帮带。

在John Rae的感召下,Julie在超级医院建设完成后,从原来的行政管理岗位直接跳到MUHC基金会主席的位置。因为她觉得基金会的工作更具有挑战性,更带有具体操作的特性。比如和社会各界合作筹集的资金可以购买一台最先进的眼科检查仪器或者装修出一间更舒适的休息室,再或者为不懂语言的华裔患者提供免费的翻译服务等都是看得见的、切实的好事。同时,在和社会各界沟通合作的过程中,也让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更了解病患和家属的切实需求,提供有的放矢的解决办法。

在一般人的理解中,加拿大实行的是免费公共医疗体系,政府拨款维持医疗机构的日常运行和人员工资,不需要额外的资金,但实际上,政府的拨款和预算只是提供最基本的运营需要,至于能不能在等候区添几把椅子让陪同的家属休息一下,或者有没有其他语言翻译以便医院与那些不懂法语或英语的移民沟通等具体的事务则不在政府的预算之内,所以若想获得更细腻、更具人性化的医疗服务就需要基金会这样的机构来支持。

基金会的重要性在Julie 14岁那年获得了感同身受的认识。那年她得了重病,并被误诊为脑瘤,几乎休学了一年,而医疗体系中各种形式被忽略以及不尽人意的地方让她和她的父母受了很多苦。这些永远无法消退的记忆给了Julie很大的动力和热情去筹集资金来填补医疗服务中的缺失,满足病患的特殊需求,改善患者的就医环境和就医体验。自从2015年她担任基金会主席以来,基金会的年收入增长了60%,捐赠者的数额也上涨了25%。还在去年促成了创办于1973年的皇家维多利亚医院基金会与MUHC基金会的合并,使得2018年筹集的善款总额高达2,800万加元。

妇女能顶半边天

Julie认为自己的努力奋斗不仅是为了在工作中做的出色,更是为了进一步推动社会的变革,让下一代在追求自己的理想时受到的阻力小一点,容易一点。在她祖母生活的年代,妇女并不被认为拥有和男人一样的权利,在社会生活中受到各种限制,比如不能以自己的名义租房,必须要有一位男士背书;再比如,即使在魁省议会选出了第一位女性议员的情况下,省议会里居然没有设置女厕所。所以她的祖母为了争取自己的权益、为了减少现实生活中对女性的种种束缚而一直走在抗争的路上,并教导自己的女儿和孙女勇于进取,勇于抗争。尽管即使到今天,男女之间也没有达到真正的平等,女性要比男性更出色、更加努力地工作才能被注意到,但女性的权益却在不屈不挠的抗争中不断地得到改善。

Julie表示正是由于祖母那一代人有改变现状的愿望并为之奋斗,妈妈那一代才能生活得相对容易些;同样,正是由于妈妈那一代的抗争才能让自己在今天有机会登上领导的岗位,可以和男人一样做出对社会产生影响的决定,但这还不够,目前在男女平等方面加拿大只排在第16位,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加拿大统计局在5月7日公布的统计数据也显示,加拿大一半以上(56.8%)公司的董事会完全由男性组成;28%的公司只有一名女性董事;只有15.2%的公司有两名以上的女性董事。

Julie还希望自己女儿那一代人能从自己的个人经历中获得灵感,不要认为自己不如男人,不要给自己设置玻璃天花板,而是应该不受束缚地放飞自我。所以今天,她在日常工作之外担任很多年轻女性的导师(mentor),给与她们精神上的支持,行动上的建议。对这些年轻女性,她给出的第一个建议就是走出办公室,建立自己的交际网络,找到赏识并信任自己的导师,这些导师不仅能给年轻人提供各种建议,帮助调整前进方向,还能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推动她们的职场进程,这个导师可以是师长、领导,也可以是其他领域的精英。

今年的福禄寿慈善晚会本周六在市中心的Sheraton酒店举行,Julie再一次感谢华人社区的乐善好施,并预祝本次晚会圆满成功,支持更多的华人医生来蒙特利尔进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