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省CAQ政府强势通过两项有争议法案

七天记者 颜宏

Simon Jolin-Barrette, debout à l'Assemblée nationale, applaudit.

去年10月刚刚赢得魁省选举的CAQ政府在今年春天时提交了两份富有争议的法案:移民法改革的第9号法案(详见本报第633期)和魁省世俗化的第21号法案(本报第640期详细报道这个法案的来龙去脉),都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反响,拥护者拍手称快,反对者愤怒游行。

不过在临近暑期休会的最后一分钟,CAQ在“终止辩论(bâillon)”程序下,先是利用其多数议席的优势,在经过长达19个小时通宵达旦的辩论后,于6月16日凌晨以62票对42票通过魁省移民改革法案,正式废止了以前积压的1.6万份移民申请(另外的2千份已经在这之前审理完毕),涉及近5万申请人。接下来,CAQ再接再厉,以73票赞成,35票反对通过了第21号魁北克世俗化法案。

根据词典Petit Robert,Bâillon是指用来堵嘴以防止人说话或呼喊的东西,政治上则意味着剥夺言论自由。这是魁省国民议会的一项特殊程序(procédure d’exception),这个程序允许执政党政府通过限制辩论时间的方式来促成某项法案的通过,以避免无休无止的辩论。这个程序第一次运用是在1939年,在1985年到2015年,魁人党(Parti québécois)执政11年,共使用了70次这个程序,最主要的使用者是Lucien Bouchard,在他执政的5年时间内,运用这个程序通过了53项法案;魁省自由党(Parti libéral du Québec)执政19年,使用了79次这个程序。

申请

新的移民法通过以后,魁省移民系统彻底终止了原来的QSW遴选办法,即根据申请者年龄、教育背景、适应能力、专业领域、语言水平、工作经验、配偶子女情况等进行打分的原则,按照收到申请时间的先后顺序来审理的方法,而是采用新的Arrima系统,这个系统其实早在去年就已经开始启用,目前已经有11万5千人提交了移民意向表,评分标准也还在沿用去年8月份的,有资格申请技术移民的候选人(即单身人士分数超过50,家庭申请者分数超过59)需要在这个系统里建立账户,在90天内完善申请表并递交申请意向;申请意向提交后在Arrima系统中等待被抽取,有效期为一年,有魁省job offer的、有在魁省劳动动力短缺行业领域工作经验者、分数高者以及法语好的申请人更容易被抽取;被选中的申请者可获邀提交正式的申请材料,处理时间为12个月,申请人在获得邀请前可更新申请信息,例如提交语言成绩增加总分数,获得邀请后则不可更改申请信息;如果一直没有获邀提交材料,一年后申请意向失效,申请人需要重新在Arrima开档建立新的申请账户。

申请者在获得递交材料邀请后才缴纳审理费,可随时撤销技术移民申请。获得邀请递交材料后可有两种结果:一是在规定90内递交申请材料,经过移民部审理符合条件获得魁省移民证书CSQ(Certificat de sélection du Québec);二是经过审理不符合移民部的要求,申请将被驳回,申请人可等一年后再次在Arrima开档建立新的申请账户。

Arrima还允许魁省的潜在雇主查询申请人的资料,挑选自己满意的申请人,一旦雇主选定了申请人,魁省移民部即可向该申请人发出递交材料邀请,并加速这些人的审理进程。不过这个伙伴关系系统将于今年夏天开始建设,最早需要到明年2月份才能让魁省的工商企业入库查询。

魁省移民部长,也是这次移民改革法的推动者Simon Jolin-Barrette表示这种新的移民筛选系统优先考虑魁省劳动力市场的实际需求,重点强调移民申请人的法语能力以及融入魁省社会的能力,并将有限缩短魁省移民的甄选时间,对魁省未来的经济发展将发挥重大作用。

省长François Legault还特意指出,新的移民甄选系统将有利于把移民分流到更需要劳动人口的边远地区,避免移民聚集在蒙特利尔以及周边地区。对于被废止的那五万多申请人,凡是目前已经在魁省生活的,总数约3500人,魁省移民部将优先审核他们的文档,尽快给他们明确的答复。

动荡

21号法案全名为“尊重国家世俗化法”(Loi sur la laïcité de l’État)法案,这个法案禁止新受雇的魁省公共服务部门员工佩戴任何宗教标识类服饰,不论是大物件如头巾、罩袍还是小饰物如耳环、项链,不论外面可见还是不可见都将禁止佩戴。涉及的公共服务人员主要是政府威权机构的从业人员,包括所有携带武器的公职人员(警察、保安、狱警、法警、自然保护区管理员等),司法人员(公诉人、法官、政府律师、调查专员等),公立学校正、副校长以及教师等。

这个法案从一开始提交就备受争议,在通过不到24个小时之内就已经被个人和几个组织告上了法庭。一名攻读教育学的穆斯林女学生和她的代理律师Catherine McKenzie表示将尽快向法庭提交起诉文件。一年前,就是这个律师在魁省高等法院胜诉,让前自由党提出62号法案被暂停执行。第62号法案是2017年由当时执政的Couillard政府推出的,规定民众使用公共服务或担任公职时不能将脸遮住,要求任何人在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在公共部门工作或上学时必须露出面孔,因为这涉及到沟通、身分的辨识等安全问题。

加拿大全国穆斯林委员会(Conseil national des musulmans canadiens)和加拿大公民自由协会(Association canadienne des libertés civiles )也表示将通过法庭废止这项法律。

联邦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总理特鲁多、保守党领袖谢尔、新民主党领袖Jagmeet Singh都表达了发对意见,还有议员表示如此践踏人权的法案获得通过是“魁省,乃至加拿大历史上伤心的一天”,联邦接任王州迪的司法部长David Lametti甚至表示联邦有可能会介入来推翻这项法案,阿尔伯塔省前任省长Rachel Notley甚至在推特表示“这是加拿大的悲哀的日子,因为种族歧视成为了法律”。

蒙特利尔市长Valerie Plante表达了对该法案执行情况的担忧;蒙特利尔两家英语校董会公开表示“不打算执行该法案”;Cote-des-Neiges-Notre-Dame-de-Grace区的区长 Sue Montgomery和Westmount 区的区长Christina Smith也明确表示不会遵守这项法律,因为“人们有权决定自己穿戴什么”。

这项法律被通过的第二天,蒙特利尔和魁北克市都爆发了抗议示威活动,反对者们正忙着组织将在周日进行的更大规模的示威游行。

面对如此激进的反应,魁省政府也不含糊,不仅援引了宪法中极少引用的“但书条款”,即根据加拿大《人权和自由宪章》第33条的规定,省政府有权利凌驾于宪法之上强制通过某项具有争议性的法案,就是说即使法庭裁定这项法案违法或者要求暂停执行,魁省政府也有权继续执行这个法案。针对一些呼吁“不要遵守这项法案”的言论,魁省公共安全的部长Genevieve Guilbault强调“当法案正式通过后,就成为法律。” “法律就是法律,每个人都必须遵守法律。不遵守宗教标志禁令就是违法法律的行为,其他人可以报警。”

让步

面对来自外界的批评,省长François Legault表示魁省通过的这项法律已经是经过多方考量后,让各方满意同时把影响面降到最低的结果。首先,针对世俗化的讨论在魁省已经进行了十多年,广大的魁北克民众已经开始厌烦针对这个主题的各说其理,渴望这一辩论能够尘埃落定,翻篇儿后可以去考量其他的国计民生问题;其次在这些年针对世俗化辩论的过程中,大多数的土生魁北克居人感觉自己的意见从来没有被倾听过,总是被忽视,因此这项法案的通过也是为了向民众表明CAQ政府顾照到民众的需求,并尽量满足它,以避免出现极端主义。

而对硬币的另一方,那些因这项法案而受到限制的人,Legault省长也表示政府完全可以制定比这更严格的规章,比如不设定“祖父条款”,即允许已经佩戴宗教服饰的在职人员在不更换职位和机构的情况下可以继续佩戴,只禁止新入职的员工;再比如把适用范围扩大到任何公共部门,而不仅仅是威权部门人员,威权部门人员主要指所有携带武器的公职人员(警察、保安、狱警、法警、自然保护区管理员等),司法人员(公诉人、法官、政府律师、调查专员等),公立学校正、副校长以及教师等。正是考虑到降低影响,第21条法案设定的条款非常宽容,受影响的人群不足人口的1%。这条禁令对已经在这些部门工作的人员不会产生影响,只有那些新招聘的员工所佩戴的宗教标识饰物才会被禁止,且只在工作时间内被禁止,同时这一要求是要被写入劳动合同的,人们有权选择要不要接受。

不管外界如何批评这项富有争议的法律,魁北克民众如何支持政府的决定,这项法律都面临着执行难的问题。

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针对宗教标识的理解涉及很多主观因素。以前说是显而易见的宗教标志,但什么是显而易见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21号法案中对宗教符号的定义为任何和宗教信仰相关或者被合理认为表现宗教信仰的饰物,包括服装、符号、珠宝、饰品、配件等,无论大小,并给出如下例子,但没有规定什么情况下某一饰物算做宗教标识,什么情况下不算,如何界定佩戴的饰物和宗教信仰的关联。比如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出于美观的目的佩戴了一对含有十字架图案的耳环或者项链是不是就违法了这项法律?再比如一个人佩戴了含有十字架的饰物,但表示自己并不是因为宗教信仰而是因为个人喜好,执法人员该如何决断?

Des pictogrammes sur le port des signes religieux.

麦吉尔大学法学(Faculté de droit de l’Université McGill)院长Robert Leckey也认为这样定义宗教标识在实际操作中将面临困境,因为执法人员无法判定某人佩戴的物品到底是出于宗教信仰还是主观动机,就需要政府对涉及宗教标识佩戴的各种争议进行裁决,不可避免地牵扯到言论、宗教以及内心情感等个人隐私,很难做出决断,即浪费了大量公币,也会让政府经常性地处于争议的漩涡之中。

疏远

在加拿大几大省份政治整体转向保守的大环境下,偏向保守的魁省CAQ政府本来算是这一阵营的成员之一,但由于CAQ政府在移民、宗教、环保等方面的主张和推出的各项政策被英文媒体渲染后招致广泛的批评,使得魁省与其余加拿大省份以及与联邦政府之间的鸿沟越来越深,分歧越来越大。

除了认为魁省的语言、文化与自己不同外,今年一月进行的一项有四千人参与的调查还显示,约有25%的加拿大人不喜欢魁省民众,认为魁北克人充满了敌意,特别是草原省份的阿尔伯塔省、萨斯卡通省以及曼尼托巴省,只有1%到3%的人喜欢魁北克人,有可能是因为Legault省长曾经公平批评阿省经济支柱的油砂产业对环境影响严重;该调查还显示53%的加拿大人认为魁省是被“惯坏的孩子”,已经多得了很多好处还不满足。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