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自由党大起底:天然执政 丑闻不断

本文首发于2019年9月19日第664期《七天》周报
【编者按】8月29日出版的第661期《七天》报对新成立的政党——加拿大人民党做了详细介绍,使读者对这一新出现的政党、创始人以及该党的主要政纲获得了一定的了解。文章受到读者的极大欢迎,大家表示尽管其他的联邦主要政党经常听说,但对这些政党的来龙去脉、政治主张等并不充分了解。《七天》编辑部决定从本期开始,进行联邦政坛主要力量的知识普及,以便让选民在10月21日的投票中做出更恰当的选择。
七天记者 颜宏
联邦自由党(Parti libéral du Canada)在1867年加拿大联邦建立时就成立了,当时的主要力量是1791~1840年各省实行代议制时期上、下加拿大省的改革分子,成员曾包括上加拿大(今天的安省)George Brown, Robert Baldwin et William Lyon Mackenzie,下加拿大(今天的魁省)的红党(Parti rouge)成员以及新斯科舍省的Joseph Howe等历史著名政治人物。
刚开始的自由党人在组建联邦的过程中并没有受到重视,特别是一些激进的自由党人成为当时政坛的边缘人。直到1873年,Alexander Mackenzie带领自由党击败John A. Macdonald领导的前保守党赢得选举,获得组阁的权利,建立自由党政府。自由党从此开挂,成为联邦政坛的主要执政党,在20世纪之前的100多年时间里,自由党执政时期接近69年,加上进入21世纪的执政时间,执政期超过76年,因此经常被称为“加拿大的天然执政党”。该党还是目前为止在联邦政府获得执政的仅有的两个政党之一,另一个就是它的老对手联邦保守党(下期介绍)。
 
政体
十九世纪五十年代,在蒙特利尔与多伦多两个主要城市之间修起了铁路。这条铁路后来又东联美国缅因州的波特兰港,南接美国的芝加哥市。便利的交通打破了原来各个地区互相隔绝的状态,也改变了加拿大社会的面貌,再加上美国南北战争爆发,美、加关系变得紧张,一些有识之士深切地意识到必须联合起来才能生存。到1864年情势已十分明显:除非进行改革,否则不管是哪个党执政,都无法维持下去。于是保守党和改革党在当年的六月结成同盟,确定了要组成英属北美洲联邦的目标,这一提议也获得加拿大宗主国——英国的同意,经过几年的博弈,英国议会通过《1867年英属北美法》,将北美的三个移民殖民地省,当时称为上、下加拿大,后来分为安大略和魁北克两个省、新不伦瑞克和新斯科舍合并组成加拿大自治领(dominion du Canada),这个自治领就是加拿大联邦的雏形。这部标志着加拿大建国的法律还规定加拿大自治领选举产生自己的议会,在自己的内部管理事物上行使立法权,英国议会和政府保留宪法性事务、外交和军事方面的权力;同时规定,加拿大模仿英国的政治制度成立自己的政府,政府不再由总督任命,而是依靠加拿大议会的支持而存在,议会多数党的领袖担任加拿大总理,管理加拿大的内政,总督则代表英国政府管理加拿大的外交和防务,这成为加拿大政治体制的基本格局,延续至今。

John Alexander Macdonald
加拿大自治领成立后,第一次选举由保守党赢得大选,党领John Alexander Macdonald(旧版10元纸币上的那个人)成为加拿大第一任总理。6年后,因太平洋丑闻(scandale du Pacifique,一件与太平洋铁路贪污有关的丑闻)而下台,Alexander Mackenzie率领的自由党历史上首次赢得选举,但这时候的自由党还没有形成全国统一的政治力量,直到1887年Wilfrid Laurier(5元纸币上的那个人)出任领导人后,经过整顿,才成为具有全国规模的、强有力的政党,他也是首位法裔的加拿大总理,在任时间长达15年。
Wilfrid Laurier
自由党主要代表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奉行亲美方针,主张与美国实行无限制互惠政策,使加拿大的经济越来越依赖美国。1911年,连续四次赢得选举的Wilfrid Laurier自由党政府由于与美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议和建立加拿大海军的决定被选民抛弃。
 
演变
后来的自由党在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Louis St-Laurent、Lester B Pearson等人的带领下构建了今天加拿大的主要政策。包括争取加拿大彻底摆脱英国的束缚,英国最终在1931年颁布《威斯敏斯特条例》(Statut de Westminster),规定加拿大获得与英国平等的自治地位,成为独立的主权国家;修建圣劳伦斯河深水航道;修建阿尔伯塔到蒙特利尔的输油管道;建立施行至今的公共医疗体系;设立加拿大人退休保险、学生助学贷款等社会福利以及联邦的省补贴(péréquation fédérale)等。
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
到了1968年,老特鲁多(Pierre-Élliott Trudeau)当选加拿大第十五任总理,迎来了自由党历史上最高光的时代。他两次当选总理,执政长达16年,奠定了现代加拿大的框架。老特鲁多出生在蒙特利尔,是富商及律师的儿子。青年时代的老特鲁多自诩为“世界公民”,喜欢一个人打起背包周游世界。他游历过很多国家,包括前苏联和中国,后来又在1960年接受新中国的邀请到中国逗留了23天,后来还把这段经历写成了书——《红色中国的两个天真汉》,出版后引起西方社会的广泛反响。特鲁多的多方游历使他对于外部世界有切身的体验和直接的观察,在后来处理国际事务时,能够实事求是,不偏激、不狭隘。
老特鲁多游历中国时受到毛泽东的接见
青年时期的老特鲁多曾对马克思主义很感兴趣,后转向自由主义,在担任司法部长期间主持废除了刑法中反同性恋的条文,使同性恋在1969年非刑事化。在担任总理期间,老特鲁多使法语成为加拿大的官方语言,得到和英语相同的地位,同时推行多元文化策略,为日后加拿大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国内,老特鲁多进一步推行全民医疗保健制度,引入工资和商品价格控制机制,推动建立国营企业,他成功地将加拿大宪法从英国议会迎回了加拿大,并在宪法中又加上了《自由和权利宪章》。有评论认为这是他在加拿大历史上的最大功绩,也是老特鲁多影响最为深远的政治遗产,因为这标志着加拿大终于成为具有完整主权的独立国家,也为以后的国家发展奠定了法治框架。
Pierre-Élliott Trudeau
在国际上,老特鲁多希望加拿大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不只是美国的小跟班。在特鲁多的主导下,加拿大政府开始检讨本国的国防和外交策略,保持和美国的距离,一度曾考虑退出北约,并试图减少加拿大对美国的依赖,增进和欧洲的贸易关系,并与一些社会主义国家保持良好的外交关系等。
他在任期内面对魁北克的分离主义势力拒绝谈判,拒绝妥协的态度虽然很受争议,但对迅速解决“十月危机”(Crise d’Octobre)发挥了重要作用,杜绝了魁北克独立运动的暴力倾向,让以后的独立运动基本上保持在和平和民主的轨道内。虽然在他当政期间,加拿大和当时的西方主要国家一样面临失业率和通货膨胀率据高不下、债务大幅增长的困境,但在他任内加拿大的社会发展指数和生活质量一直居世界前列。
 
丑闻
老特鲁多之后的John Turner、Jean Chrétien以及Paul Martin继续和魁北克分离主义者做斗争,并在1995年的魁北克独立公投中险胜,但也给自己埋了个大雷。在上世纪90年代后半期,为了对抗魁北克的分离主义倾向,自由党政府以增强联邦政府在魁省的影响力和促进全国团结为名,设立了“赞助计划”(programme des commandites),在1997到2003年之间共拨款3.32亿加元“赞助”魁省亲自由党政府的公关和广告公司的业务活动,要它们在一些展览会、球赛赛场等地悬挂联邦枫叶旗,以对抗魁独思想,树立联邦政府在魁北克的形象。但在之后的审计中却发现其中有上亿元款项没有下落,有些公关公司连收据都拿不出来,有的甚至提交假发票。让他们出面宣传联邦政府的政策和形象,但其中有近1.5亿加元去向不明。有证据表明,钱已落入一些和自由党高官关系密切的私人手中,而且政府的经办人也巧取豪夺,中饱私囊。这一丑闻最终导致执政只有17个月的Paul Martin政府被迫提前大选,被哈珀领导的保守党击败。
在哈珀政府执政的2006年到2015年这9年时间里,因“赞助丑闻”而元气大伤的自由党先后换了Bill Graham、Stéphane Dion、Michael Ignatieff 、Bob Rae等四任党领都没能重振雄风,一直处于反对党的地位,最差时甚至沦落到第三的位置,直到依靠“新锐网红”小特鲁多(Justin Trudeau)才在2015年的大选中重新夺回执政权。
 
小特
作为加拿大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老特鲁多的儿子,小特鲁多一出生就自带光环,并处于媒体的闪光灯下,算是真正的出身政治世家。成长过程中与父亲一起访问了50多个国家,目睹了外交场合上的觥筹交错和刀光剑影。但在老特鲁多离开政坛后,他的人生也沉寂了下来,按部就班地读书,相继在麦吉尔大学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文学和教育学学士学位,然后在温哥华的几所学校担任法语和数学老师。
小特鲁多从小就跟父亲出席各种场合
他再次引起世人的注意则是在老特鲁多的葬礼上,面对前来悼念的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美国前总统卡特等国际领导人,特鲁多以恰如其分的文采和真挚的感情为父亲致悼词,赢得无数人心,无数观众致电加拿大广播公司要求重播小特鲁多致悼词的画面,为他进入政坛打下了基础。小特于2008年成功当选联邦议员,后在2013年赢得自由党党领竞选。
小特鲁多在老特鲁多的葬礼上
成为党领后,他立即着手改革多年来萎靡不振的自由党,致力于把自由党“奥巴马化”:培养和鼓励希望,不管是否实际;深入年轻群体、少数族裔、LGBT群体等,倾听各种奇葩要求;善用社交媒体,把自己包装成“网红”,并引入了奥巴马竞选团队的一位负责人,带领着中左翼自由党最终在2015年后来者居上,出乎很多政治观察家意料地战胜了左派新民主党以及以强硬著称的右派保守党赢得大选,而且是大赢,让自由党在国会中的议席增加到了184个,这是自由党有史以来第二好的表现。随后,小特鲁多又组建了加拿大历史上最多元化的内阁:包括国防部长在内的4位印度裔部长,一位加拿大女性土著律师为司法部长,内阁成员男女各一半。
2015年,赢得大选的小特鲁多带领家人和最多元化的内阁前往宣誓就职 
小特鲁多无疑是个被命运垂青的人,既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又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优良的政治遗产。如果不从政,他可能会成为大明星,但作为领导一个国家前行的领导者,特别是在当今加拿大经济增长乏力、国际形势复杂多变的大环境下他还是太肤浅、稚嫩了些。四年的执政过程中,政绩泛善可陈,留在人们印象中的都是负面或者有争议的政策:大麻合法化、碳税、难民接收、补偿恐怖分子、债务上升、兰万灵司法干预、和沙特、中国交恶……还有那可笑的印度“民族服装展示”之旅。
无论是对投票的选民来说,还是对参选的政党领导人来说,今年的大选都是艰难的。选民的艰难表现在无人可选,正如网友戏称的:“都是烂柿子!”,“今年的大选就是一场比谁更烂的游戏”。参选政党的艰难表现在都没什么真正有建设性的政治纲领,除了小打小闹的“派糖、派福利”外,对国家的未来发展和经济运行都没有明确的计划和规划。
 
笔者在梳理加拿大主要政党的历史沿革过程中,深感目前进行的一人一票制选举已经不再适合21世纪的互联网社会。在过去的年代,受制于物质条件、科学技术和信息传播方式,执掌国家的只能是一些社会精英,这些人要么出身世家从小受到熏陶,要么学识渊博,基本上满足了“贤能”的要求才能进入竞选的阶段,而民众则通过一人一票从这些精英中选取适合领导国家的人,这种精英政治虽然也存在各种各样的弊端,但至少保证了国家向前发展。而现在随着信息传播的大爆炸和不负责任的社交网络,只要足够另类、足够出格,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万众瞩目的对象,都有可能竞选成功,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是个例子,但这样的“网红”性质的政客真的能把一个国家治理好吗?看看当今的世界,科技、经济飞速发展,一个国家不前进就是在后退,生活在这个国家的几千万人怎么办?四年之后再重新来过?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