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邦新民主党大起底: 夹缝生存 为民争福

本文首发于2019年10月3日第666期《七天》周报

七天记者 颜宏

加拿大联邦政坛上除了自由党和保守党之外,第三个大政党就是新民主党(Nouveau Parti démocratique,缩写为NPD),但这个政党自1961年成立以来就没有执政过,但在自由党或者保守党组成少数政府的时候曾发挥着关键的作用。新民主党最好的成绩是2011年的大选,身患癌症的党领林顿(Jack Layton)带领党员掀起一股“橙色浪潮”,一举赢得103个议席,魁省贡献了59个,首次成为官方反对党。

社会主义

NPD是1961年由社会民主党(Parti social démocratique,前身就是著名的FCC/ Fédération du Commonwealth Coopératif)和加拿大劳工大会(Congrès du travail du Canada)合并而成。社会民主党成立于1932年,主要由西部的社会主义者、农场主以及劳工工会成员等左翼人士构成。而劳工大会则是在1956年4月创立的,是加拿大第一个工会组织,拥有3百万工会会员。

新民主党可以说是国际民主社会主义运动的产物,这是一种把现代民主宪政和社会主义经济合为一体的政治意识形态。它的出现既是共产国际思潮在西方社会的扩散,也顺应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加拿大开始工业化和城市化给社会带来巨大变革产生的各种问题。

第一任党领就是曾担任萨省省长、领导了北美第一个选举上台的社会主义政党的道格拉斯(Tommy Douglas),这位浸礼会牧师兼工人运动活动家在2004年被加拿大广播公司评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加拿大人之一,是加拿大全民医疗健保之父。道格拉斯在15岁那年目睹了警察开枪镇压在温尼伯进行的工人大罢工,从此立志为劳工阶层的权益奋斗。

Image result for Tommy Douglas)

Tommy Douglas

初期的新民主党政纲也主要沿用了原来FCC的政策,即致力于建立一个工业国有化,农业合作化,福利社会化的社会主义加拿大。在其著名的《里贾纳宣言》(Regina Manifesto)里号召建立“新的社会秩序”,包括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企业比如银行、矿山和公共设施要纳为国有,由国家来进行经营;保证最低收入;给所有加拿大人提供免费医疗、儿童补贴和失业保险金等。

FCC从本质上说是一个依靠农业阶层支持的民粹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联合的政党。这让选民在一直把持联邦政坛的自由党和保守党之外有了第三种选择,而且是治国思路完全不同的选择,所以很快不仅获得了其发源地——阿省、萨省农民和工人的支持,在全国也开始有了拥趸者。1935年首次参与联邦大选就获得了7个国会议席,其部分理念也得到了当时执政的自由党的支持,比如William Lyon Mackenzie King就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迅速推行了退休金制度。1943年,道格拉斯赢得萨省的省选,成为北美历史上第一位具有社会主义背景的省长,上任后开始推行社会主义的治理政策,进行社会和经济改造,仅在主政的第一年就推出了上百条法令,包括把医疗、牙医纳入老年退休计划,增加教师薪酬,修改教育制度,提供癌症、肺病、精神病以及性病的免费医疗,兴建学校等。道格拉斯执政2年后,萨省的债务减少了2000万元。执政4年后,在全省范围内施行全民医院免费服务、通电、污水集中处理等措施,更把债务赤字降到零。

1945年,FCC在联邦大选中再次获得突破,赢得了28个议席。可惜好景不长,随着东西方冷战的开始,共产党以及社会主义成为禁忌,FCC的日子也难过起来,后来就成了新民主党的一部分。

地方开花

1962年的联邦大选中,听惯道格拉斯改革主张,觉得他缺乏新意和创造力的选民抛弃了他,作为新民主党党领却在国会中没有席位是件令人尴尬的事情,幸好卑诗省的Burnaby—Coquitlam选区当选议员Erhart Regier自愿辞职,使得道格拉斯通过来年的补选进入国会。

同时当选的自由党党领Lester B. Pearson是位爱好和平的人,他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发起倡议人,也因为和平解决苏伊士运河争端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是个锐意改革者。在他当选自由党党领后,对日渐衰落的政党进行了诸如利用民意测验来了解民意,提拔年轻有为的党员等改革措施,其中所提拔的年轻人就包括后来担任过总理的老特鲁多、John Turner、Jean Chrétien等。当选总理后,他更是开始推进社会福利改革,包括现在还在实行的退休计划、医疗体系、学生贷款等,还整合了加拿大海陆空三军,增加对老兵的补贴,引入全国性的劳工保护条例,规定最低工资、工作时限、甚至每年至少两周假期等等。

这些本来是新民主党的政治主张,却被自由党借用了,并借着执政的机会在全国推广开来,使得联邦层面的新民主党几乎没什么发声的机会,但他们的政治理想却在多个省份得以施展。

Image result for Bill Bennett bc

Bill Bennett

除了新民主党的大本营萨省、曼省外,另一个重要的新民主党地盘是卑诗省。1972年,卑诗新民主党赢得竞选,首次组建多数党政府执政,党领Bill Bennett成为省长后就推行多方改革,包括成立卑诗劳工关系委员会以保护劳工的权益;建立农业土地储备制度以保障农田储备;成立卑诗保险公司以推行公共的汽车保险等。接着新民主党又在1991到2001年连续获得执政权,继续推行社会福利改革,为避免财政赤字,保持经济良性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虽说也出现过腐败丑闻和因执政时间久而给经济带来过弊端,但总体来说对完善卑诗省的社会福利、拓展国际贸易、发展农田储备等方面还算有所成就。

赢得安省省长选举的Robert Keith Rae

安省的新民主党也曾在Robert Keith Rae(就是在2011年担任过自由党临时党领的那个人,因为公开讨论自由党和新民主党合并的可能性而被自由党党员广泛诟病)的率领下赢得了1991年的省级选举,成为新民主党在东部地区的第一次胜利。但从未执政过的新民主党低估了安省当时的经济大萧条状况,第一次做财政预算时遵循凯恩斯主义的正统观念:在公共部门花钱以增加就业和生产力。不幸的是,预算中提供的资金不足以抵御经济衰退,也无法创造足够的生产力,被批评为“不负责任的乱花钱”;新一年的预算又矫枉过正,推出大幅削减财政拨款、冻结工资等紧缩政策,给本来就下行的经济带来更负面的影响。同时脱身于工会的新民主党政府太过急于恢复安省的制造业,既没有获得制造业巨头的支持,又因紧缩政策受到工会的背弃,只做了一个任期就下台了。

橙色浪潮

在联邦政坛一直做老三的新民主党席位总是在几十个上面徘徊,最少的一次只赢得7个席位。2003年,新民主党迎来了一个带领全党翻盘的领导人——杰克.林顿。这位的前多伦多市议员确实是个奇人,整天和民众打交道,经常骑自行车出行,还娶了一位中国太太,并常年和岳母住在一起。

Image result for Jack Layton

Jack Layton和妻子邹至慧

精明的林顿充分利用少数政府需要和第三方合作的优势,大力推动新民主党在政坛的影响力,不管是自由党执政还是保守党执政都能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比如在2005年,新民主党凭借在2004年大选赢得的仅5个席位,利用Paul Martin领导的自由党少数政府需要得到第三方的支持才能通过财政预算案的时机,愣是迫使自由党大幅度修改预算案,增加住房、教育、环境方面的支出并取消了原来自由党计划推出的降低大公司税收的政策。随着自由党爆出“赞助丑闻”,新民主党也撤回了对自由党的支持,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尽人皆知,并在以后的大选中获得回报。

2006年,哈珀领导的保守党打破自由党13年的统治,赢得少数政府,新民主党故伎重演,或者威胁投反对票迫使哈珀政府下台,或者反对其他在野党祭出的不信任投票以保障哈珀政府不下台等,用这些手段来发出新民主党的声音,推行新民主党的政治纲领,在全国人民面前刷存在感。

Image result for Jack Layton

2011年,带病竞选的林顿和支持者

林顿在到多伦多上大学前一直生活在魁北克,其家族先驱是加拿大的邦联之父,参议院创始人之一。曾祖父Philip Layton在魁省很有名望,帮助创立了蒙特利尔盲人协会(Association montréalaise pour les aveugles),率领众多盲人前往国会山示威,为视觉残障人士争取抚恤金。祖父Gilbert Layton曾经在魁省政府担任内阁部长。所以林顿在当选为新民主党党领后,也开始加强在魁省的攻势,不仅把2006年的新民主党年度大会放到魁北克城召开,还说服原魁省自由党政府的环境部长Thomas Mulcair改换门庭,后者也不负众望在2007年的补选中在自由党的堡垒选区Outremont击败对手,成为魁省历史上第一个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更是在2011年的大选中在魁省引发一场“橙色浪潮”,把新民主党送上了巅峰时刻。

林顿可以说是史上最亲民的政客了。在进入联邦政坛前,他已经的多伦多市摸爬滚打了20多年,担任过副市长、卫生局主席、水电局副主席、市议员、教委会委员等职务,他每天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凡是有市民求助,他必给回应,还特别重视弱势群体。他和华裔妻子邹至慧在为平反排华法案以及人头税、迫使加拿大政府公开向华人道歉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在担任新民主党党领后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促使该党放弃了民粹主义的传统教条,以中间偏左的社会民主主义新面貌出现。他还以卓越的领导才能缓解了党内的纷争,团结各个派系,让新民主党赢得的议席在2004、2006、2008乃至2011年的大选中一直处于增长状态,从以前的个位数席位增加到破天荒的103个,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成为官方反对党。除了他的个人人格魅力,他还是加拿大多元包容文化的真正践行者:大家可以持有不同意见,但同时尊重每个人的主张,反对零和博弈,主张一个健康的民主国家需要强有力的右、左路线的“辩护者”(advocates),他本人也从一个激进的问政者逐渐成长为一个通情达理的政策制定者;从一个专注社区问题的街头斗士,演变为一个兼顾中产阶层和弱势群体利益的联邦政治领袖。他带领的新民主党则被誉为加拿大的社会良心(conscience sociale du Canada)。

Image result for Jack Layton funeral

林顿是自加拿大建国以来获得国葬礼遇的唯一非政府首脑

非常可惜的是,2010年确诊前列腺癌的林顿还来不仅及在官方反对党的位置上为加拿大人争取更多的福利就离世了,年仅61岁。那时大选结束只有3个月时间。

“好杰克”(le bon Jack)的去世让刚刚扬眉吐气的新民主党陷入混乱,特别是在“橙色浪潮”中新晋的国会议员大部分都是没有经验的“政治小白”,让他们一下子失去了依靠和导师。雪上加霜的是,林顿指定的临时党领Nycole Turmel被揭出同时是具有分离倾向的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以及魁省团结党(Québec solidaire)的党员,让民众对新民主党在国家的统、独倾向上打了个问号,而把新民主党送上官方反对党位置的恰恰是来自魁省的选票。

Image result for Jack Layton

民众在多伦多市政府门前广场自发悼念林顿

后林顿时代

2012年3月,新民主党的原副党领Thomas Mulcair成为新一任党领,在2015年进行的大选中曾一度领先,但后来则表现不佳,最主要的原因是遭到魁省民众的背弃。在哈珀掀起的穆斯林面纱议题上,只有新民主党和自由党认为加拿大公民在宣誓仪式上可以戴面纱(niqab,就是那种黑色的、只露两只眼睛的面罩),自由党的理由是要维护个人自由,新民主党给出的理由则是要维护穆斯林妇女戴面纱的权利。

Image result for Thomas Mulcair

2015年的大选,新民主党只获得了44个议席,重回老三的位置。Thomas Mulcair本来想带领新民主党重整旗鼓,但在党员大会上遭遇不信任投票,不得不面临下台。2017年,锡克族后裔、律师Jagmeet Singh当选新一届党领。他除了会说流利的英法语外,也会印地语和旁遮普语,另外他还擅长巴西柔术和综合格斗。他到迄今为止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承诺增加幼儿园位置、限制电讯费用、为低于7万元收入的家庭提供牙齿保健等民生福利,但对加拿大人普遍关注的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应对气候变化以及医疗健康等问题则没有提出什么具有建设性的纲领或建议,当然这也不能怪这位年轻的新党领,在如何带领国家前进和发展方面一直是新民主党的弱项。同时民调显示新民主党的支持率一直停留在15%左右,可能是加拿大人还没准备好接受一位带头巾的总理吧。

Image result for Jagmeet Singh npd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