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队的莫雷并非个别

七天记者 颜宏

自从姚明加入NBA的火箭队后,火箭队就成为中国球迷最为关注的NBA球队,也正是由于受到中国球迷的关注,火箭队也借助中国市场的实力从穷困潦倒一跃回到强队,无论是球队的实力还是球队的商业价值都获得了巨大的提升,而自2006年开始担任火箭队总经理的莫雷无疑是受益者之一,所以当他10月4日在推特上发出的一张图片立刻引发了亿万中国网友的愤慨。这张惹祸的图片上面用英文写着“为自由而战,和香港在一起”。

500

这句话本没有什么,但经过几个月来香港街头蒙面黑衣人的暴力诠释已经成为划分维护中国统一还是支持香港分裂的标志性口号。在这个打着“自由”光环的口号底下,香港街头交通被阻、商铺被砸、车站被烧,流血每天都在发生:街头无辜的市民被殴打到血流满面、依法执行公务的警察被暴徒围攻,在暴徒身边哪怕发出一点不同的声音,就会受到致命的威胁;在这个具有西方所谓“普世价值”的口号底下,脸书、推特等海外社交媒体上任何指出香港真实发生的暴力就会被被封号,西方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连篇累牍的批评港警的暴力,香港的自由受到侵蚀……所以说这句话表面上是一个人对某一事件的看法(譬如莫雷对香港事件的看法),实质上是中国和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核心价值的碰撞:那就是你要的言论自由是否可以漠视甚至损害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人民,即美国人拥有的权利是否和非美国人一样大。对一直高高在上的西方人来说,当然是自己的权利更占分量,维护自己的权利更重要,其他根本不在考虑之内,这也从一个侧面解释了莫雷事件发生后,美国人一边倒的支持莫雷,甚至批评他删除推文并对中国球迷说遗憾的表现太过软弱。其实不仅是美国人,加拿大也有很多人是用双标权利来看待中国和与中国相关的事情。现在已经到了联邦大选的冲刺阶段,就让我们借机梳理下加拿大的政客都是怎么看待中国的。

政党领袖

保守党党领谢尔(Andrew Scheer)

8月13日,针对香港发生的暴力,谢尔发布推文指出:“当北京在香港边界聚集军队,所有致力于民主、自由、人权和法治的人士现在是与香港人,包括30万名海外加拿大人站在一起的时候了。现在以及未来的日子里,我们都是香港人。”他的推文还引用了《国家邮报》当天的一则评论文章,题为《香港争取自由之战也是我们的斗争》。文章作者Andrew Coyne指出,这个世界上最自由城市的人民正在抵挡被世界上最具压制性的独裁统治之一所吞没,他们是在一场日益明显的全球性争战的前线,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在孤军奋战,呼吁西方国家不要旁观,要站在香港“抗争”一边。

这不是谢尔第一次表达类似的观点,早在今年5月7日,谢尔就在蒙特利尔发表演讲指出目前加拿大面临的三大威胁是中国的崛起、俄国冷战心态的复苏以及一些国家输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在这三个对加国安全和繁荣带来的威胁中,中国的崛起是最大的,而他描述的世界未来格局是这样的:在20世纪,自由遭遇了共产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有毒意识形态的对抗。在21世纪,虽然对自由的威胁有不同的名称,但它们同样阴险,所以他建议加拿大政府应该重置中加两国关系,就是不要对中国再抱有任何幻想,而应该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把能关的大门统统关上;不再和中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加拿大从中国发起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撤资;立即禁止华为……

在谢尔的眼里,苏联解体标志着美苏两大阵营结束对抗的旧冷战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而是以中美形成两大阵营继续对抗,所以加拿大要加入美国主导的阵营。谢尔说 :“加拿大不能做裁判,而要站在起跑线上,要身先士卒。”他的这个立场可能因为他同时拥有美国国籍的原因,如果把这个个人立场也应用于国家治理,对加拿大人来说将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他会根据这种虚无缥缈的意识形态把加拿大三千多万人的利益拿去当炮灰。

自由党党领小特鲁多

小特鲁多对中国的人权问题一直都很有微词。在2017年,媒体报道说特鲁多第二次访华的目的是开启中加两国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但由于小特鲁多坚持把人权事务,特别是被中国关押的疆独分子、法轮功人员和贸易挂钩而让谈判不了了之,连原计划和中国总理李克强举办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也被取消,让行前高调的小特鲁多很是有些灰头土脸。不过他很快用另一种方法找回了面子:自由党团队宣称小特鲁多是大国领导人中唯一敢跟中国讨论人权问题的人。

Image result for justin trudeau 22 aout montreal

小特鲁多在蒙特利尔发表演讲

中加关系因孟晚舟事件倒退后,小特鲁多多次表示加拿大绝不会后退。8月22日,在蒙特利尔举行的集会会上,小特鲁多说“虽然中国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大国,对其在国际秩序中的地位越来越自信。但是请别搞错,我们将始终捍卫加拿大和加拿大人的利益。”在香港问题上,小特鲁多表态说现在是进行对话和尊重基本自由的时候,包括和平集会的权利,并强调加拿大密切关注着香港的情况。因为有三十万加拿大公民居住在香港,并受到了数周来暴力抗议活动的冲击。

6月,他还借着“六四”30周年的机会发表电视讲话表达他对中国人权记录的“真切担忧”。呼吁中国“尊重人权、抗议权和言论自由”,并停止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的大规模拘留。

绿党党领丽莎白梅(Elizabeth May)

9月12日,由麦克林(Maclean’s)杂志和城市电台(Citytv)组织的首场英语辩论中针对如何和中国打交道的主题时,绿党党领梅明确表示“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受到了一些我们无法控制的、更大势力的威胁,这些势力当中,最主要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她认为是特朗普在敲打中国,还引发了一场贸易战,使加拿大夹在了两个经济超级大国之间。但她同时表示,她虽然对中国停止进口加拿大油菜籽和猪肉产品表示担心,但目前更重要的问题是确保加拿大人(指被中国拘押的Michael Kovrig和Michael Spavor)的安全。她还强调和中国做生意要特别警觉,因为“中国是一个不尊重人权的国家,我不是信口开河,因为很显然,它是一个极权主义独裁的国家。”

新民主党领辛格(jagmet Singh)

新民主党因为早期的社会主义治国理念,再加上辛格担任党领时间不久,对中国的态度相对温和。他在一次媒体见面会上谈到中加两国的关系时表示,中国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国家,中加两国关系非常重要。

在9月12日的党领英语辩论中,辛格表示如果他当政的话会放弃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谈判的希望,转而关注公平贸易(言下之意目前与中国的贸易不公平),并确保中国的工人权益与加拿大的持平。

国会议员

国会议员中一些铁杆的反华分子就不用提了,比如自1997年起就担任保守党国会议员的Rob Anders,不仅公开支持西藏独立、台湾独立以及被中国取缔的邪教团体,还几乎“逢中必反”。比如2000年春节穿着写有“中国人滚出西藏”字样的T恤来给中国人拜年;2008年中国举办奥运时表示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和1936年纳粹德国举办的奥运会有着百分之百的相似处;再比如2012年反对联邦政府修缮白求恩纪念馆,认为白求恩是“邪恶的共产主义毛派信徒”,白求恩的仰慕者都是“共产主义的残渣余孽”,加拿大不应动用纳税人的钱去支持“如此可疑和虚伪的项目”等。

2015年 Rob Anders在一次集会中发言,当时共有3名国会议员表示应该对中国“侵犯人权”的行为进行调查

一些反华立场并不这么鲜明的议员也在香港事件发生后力挺黑衣人,比如原自由党国会议员后转去保守党的Leona Alleslev就呼吁加拿大政府要关注在香港的加拿大人的安全,因为人权和香港的法治遭到威胁。

政府官员

前驻华大使赵普(Guy Saint-Jacques)看起来对华人社区非常友好,经常参加华人社区举办的活动,秀一秀不太流利的中文,和华人社区亲切互动,但他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经常指责中国,发表各种雷人说法。比如在孟晚舟事件发生后,中国海关取消加拿大油菜籽进口后,赵普建议加拿大采取报复行动,把正在加拿大备战2022北京冬奥会的中国运动员驱逐出境;再比如在接受CBC采访时表示中国政府强迫各地方企业提交对加拿大的贸易清单,建立报复目标数据库,以便随时报复加拿大,但这一说法没有得到核实;再比如他在接受CTV采访时说现在的事实证明已经越来越难和中国打交道,现在的中国更加咄咄逼人,更加傲慢等等;针对香港问题,赵普多次站在“返送中”的立场上,呼吁香港政府让步。8月19日的推文则呼吁作为自由和民主的拥护者,七国集团领导人必须为香港大声疾呼,并称该文章的作者Colin Robertson在为香港争取权利。

另一位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不仅认为加拿大拘捕孟晚舟只是做了应该做的,而且法庭对该案的审理也非常公正。今年在蒙特利尔举行的同性恋大游行期间,组织者禁止一个“挺香港”的团体参与,马大维评论说禁止他们游行是很不应该的,发生这种情况令人担忧。他的推文几乎每天都在发布有关中国的内容,但几乎没有正面的。

在安省因部分人士抗议,庆祝中国国庆的活动被取消,马大维发布的幸灾乐祸推文

赵普曾在2012-2016年担任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是他的前任,2009年到2012年呆在中国,都算是对中国比较了解的,并经常和华人社区互动,都对中国持如此负面的看法,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比如为了显示对华友好特意取了中文名字的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 不仅在6月份敦促香港政府倾听民意,强调言论和集会自由是香港的基石,所有立法程序必须顾及香港的高度自治、法律规范和维持司法独立;接着又在8月份与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主管Federica Mogherini发表联合声明重申“基本的自由,包括和平集会的权利必须持续维护下去。”给了其后香港民阵在没有获得警方允许下依然发动大游行打了一针强有力的兴奋剂。

Chrystia Freeland 和Federica Mogherini发表针对香港局势的联合声明

由于华人在加拿大的人数越来越多,在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了华人的选票,加拿大的三级政府官员、各级议会议员、在朝在野的政客经常会参与华人社区的活动。逢年过节,也不忘用或生或熟的中文秀一句“你们好”、“恭喜发财”之类。但他们的心里真的在意华人的价值观和感受吗?如果是,他们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发表伤害华人情感的言论或者做出违背华人利益的行动呢?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