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导还是策略?党领说话不可全信

七天记者 梓丰

联邦大选造势过半,自由党和保守党依然处于胶着状态。民意调查公司Leger在9月27日到30日所做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自由党与保守党各获得34%的支持率。其中自由党在安省、魁省和大西洋省份的支持率领先;保守党在阿省、曼省、萨省和卑诗省的支持率领先;新民主党与绿党仍然落后,分别只有14%及11%的支持率;而刚起步的加拿大人民党的支持率为2%。

特别有意思的是,不仅自由党和保守的支持率相同,就连选民忧心小特鲁多或者谢尔上台的比例也很接近:有43%的受访者最担心保守党再次执政;同时也有42%的受访者称,最担心小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再次执政4年。

上周三(10月2日)在魁省的法语电视台进行了首场法语辩论后,民意调查公司Nanos所做的调查显示,自由党的支持率提高到了36.3%;而在辩论中受到其他政党攻击的保守党也稍有增加,达到34.3%;由于在辩论中的优异表现,魁北克政团在全国的支持率也上升了接近1个百分点,达到5.9%;新民主党和绿党的支持率则有所下降,分别是13.8%和8.2%。

而在本周一(10月7日)进行的全部六个联邦政党党领电视直播英语辩论结束后,民意调查公司Forum Research所做的调查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上升到35%,而自由党的支持率明显下降到28%,接下来是新民主党13%,绿党12%,魁北克政团7%和人民党3%,而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各个党领在摄像机面前的表现。比如公认这次保守党党领谢尔表现比较好,因为他几乎在辩论一开始就对小特鲁多展开犀利的攻势,有效的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

Montage montrant les visages des six chefs des principaux partis politiques au fédéral lors d'un débat.

这次电视辩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捍卫加拿大在国际舞台上的利益和价值观?恰好是小特鲁多被人抓住小辫子最多的领域之一,所以谢尔在一开场就使用激进、“句句带血”的语言指责小特鲁多很会说一套做一套,成天戴着假面具,虚伪,无能等等,目的就是让电视观众对对方产生负面印象。不过说实话,这种特朗普式的肆意谩骂无形中拉低了加拿大民主选举制度的档次,正如新民主党党领辛格在他们俩“互撕”中见缝插针的表达说“小特鲁多和谢尔是在争论谁是加拿大最糟糕的政客,而不是让选民看到谁是加拿大最好的政治领导人。”

这次英语辩论因为有6位政党领导人参加,还有5位提问嘉宾,整体上的感觉是大家都在各说各话,而且谁也不听谁在说什么,乱糟糟一片,可以说是一次非常失败的电视辩论。即使是这样让人失望的表现却依然能够动摇民意,看来党领们在电视辩论上的表现确实能对选民产生影响,但各个党领在辩论中说的话都是事实吗?就让我们从截止到目前的历次辩论中挑几个对民众日常生活产生影响的重要议题核实一下。

-减税还是加税

在辩论中,小特鲁多多次承诺将给中产阶级减税,而保守党党领谢尔则抨击小特鲁多的减税政策并没有真的给中产阶级减税,80%的中产阶级今天付的税要多于小特鲁多刚开始执政的时候,平均每个家庭每年多付800元。

谢尔的说法来源于弗雷泽研究所(Fraser Institute)2017年9月的一项研究,这份研究报告指出自小特鲁多上台以来,81%的中产阶级家庭缴纳的税款增加,同时取消了诸如儿童文体课程、活动费用抵税、使用交通工具费用抵税等项目,所以加拿大人肯定是税交的比以往多了。但这个立场偏右的智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做研究时并没有考虑自由党政府实施的儿童福利金(Allocation canadienne pour enfants)项目。而根据联邦财政部(Ministère des Finances)的一份报告,儿童福利金给有孩子的家庭带来了更多的收益,比如一对有两个孩子的年收入为11万元的夫妇最终在2019年获得了2,001元的税后净收益。舍尔布鲁克大学收入和公共金融研究所(Chaire en fiscalité et en finances publiques de l’Université de Sherbrooke)在2016年所做的一项研究更指出,自由党的儿童福利金项目比以往的类似项目对年收入15万以下的家庭来说都更慷慨。

Image result for Allocation canadienne pour enfants

弗雷泽研究所虽说是加拿大著名的智库之一,但它的研究报告有的时候很有立场性,比如在2013年,这个研究所发布了著名的“移民是加拿大负担”的研究报告。

-赤字和债务

谢尔还批评自由党政府过去四年非但没有降低政府债务,还增加了很多,这样加拿大人就要多付很多利息。如果单从债务的数额看,谢尔说的正确,2015-2016财年,小特鲁多刚上台那一年加拿大的总债务额为6160亿加元,而2018-2019财年,加拿大的总债务额达到了6885亿元,增加了近70亿元。但实际上,自加拿大建国之初,政府就是在负债运行,当时每花出的1元钱中就有20分是用来还债的,一直到今天,几乎每次进行联邦大选都会对涉及是否平衡预算、降低债务等议题产生各种争论。简单来说,赤字是指入不敷出,即当政府的收入(税收)少于支出(包括用于支付政府服务的钱)时,政府就会出现赤字。而所有赤字的积累,加上自建国以来的利息,就是债务。所以当某一政党许诺在自己的任期内平衡赤字时并不表示在他们的治理下,加拿大的债务会减少,而只是表示自己的政府不再借新债。

实际上,世界上大多数的政府都是负债运行,加拿大政府的债务在整个G7国家中是最低的,只占GDP(国内生产总值)的26.8%,比如最高的日本,债务占GDP的237.5%,邻国美国为106.7%等,这也是小特鲁多喜欢自我夸耀的地方。

最近六年加拿大的债务情况(单位:十亿元)

自由党在2015年大选中曾许诺,他们不打算采取紧缩政策,但会在2019年实现平衡预算。但到了2019年,平衡预算并没有实现,在可预见的将来自由党也不会做到这一点。根据自由党已经发布的竞选纲领,如果自由党再次执政,明年的赤字将增加到274亿加元。接着,将在未来的三年内每年会再增加20亿加元。至于何时能达到平衡赤字,已经没有时间表了。如果保守党能够当选,谢尔表示将需要五年时间来平衡预算,但保守党尚未发布竞选政纲,因此也没有公布他们预计的赤字。

目前,加拿大的债务与GDP的比率为30.9%,比2017-2018年度的31.3%略有下降,主要原因还是收入增加了,而根据自由党的预测,到2023-2024年,加拿大的债务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0.2%。作为比较,在Jean Chrétien及当时的财政部长Paul Martin大力削减赤字之前,联邦债务与GDP的比率已高达66.8%。而1946年最高时曾达到108.9%,历史上1913年最低,为11.3%。

如果把这些债务分担到每个国民头上,根据加拿大纳税人联合会的计算,每个加拿大人将分得1.8万多加元。若与美国相比,平摊到每个美国公民身上的债务要比加拿大高3.8倍,约6.9万美元。

最近六年加拿大支付的债务利息(单位:十亿元)

小特鲁多执政4年后,债务增加了这么多,那加拿大人付的利息真的多了吗?实际上并没有。因为最近全世界范围的利率下降,加拿大每年为债务支付的利息也在下降,从2015年的23亿元下降到2018年的21亿元,减少了2亿元,但值得警惕的是,在小特鲁多执政的最后两年,这个数值开始上升,从2016年最低时候的21亿元开始每年上升。

-强制移民到地区工作

在今年的大选造势阶段,原本不被看好的魁北克政团(Bloc québécois)在新党领Yves-François Blanchet的带领下获得了越来越多选民的支持。为了解决目前劳动力短缺问题,同时也促进移民融入本地社会,他们提出如果移民要获得永久居民身份,就必须接受在除大蒙特利尔地区以外的边远地区工作的条款。Yves-François Blanchet表示他支持魁省政府的移民改革措施,认为帮助移民融入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们安置在大城市以外的地区,这一举措还能发展当地的经济,可谓一举多得。

Bloc Quebecois Leader Yves-Francois Blanchet responds to reporters questions at a news conference to comment the launch of the federal election on Wednesday, September 11, 2019  in Quebec City. On Sept. 23, Blanchet called for the suspension of the Canada-U.S. 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

这个想法虽好,但面临一个根本问题:与加拿大宪法相违背。加拿大的宪法《加拿大宪章》(Charte canadienne)规定“每个加拿大公民和具有永久居民身份的人都有权在全国范围内迁徙并在任何省份定居和在任何省份谋生。”所以任何一级政府或者机构都不能强迫某人在某地生活或工作。

但是,很多移民方面的专家和移民律师都认为虽然法律不会允许强迫移民在地区定居,不过因为魁省有自主筛选移民的权利,完全可以在发出魁省移民甄选证书CSQ(Certificat de sélection du Québec)时附加条件,把证书只发给那些愿意到地区定居的移民申请人。魁省移民部长Simon Jolin-Barrette明确表示过魁省有权对移民筛选提出自己的条件,但目前魁省还不希望借助这样的附加条件来解决边远地区的劳动力紧张问题。魁省更倾向于通过Arrima 移民申请程序挑选已经获得魁省工作offer或者主动提出到边远地区定居的移民申请人;同时魁省还会给与那些选择不在蒙特利尔定居的新移民一些的优惠政策来鼓励他们去边远地区。

-碳税是否有效

保守党党领谢尔一直攻击自由党推出的碳税(La taxe sur le carbone)对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应对气候变化毫无用处,只会增加民众的生活成本,制造月光族。他如果当选就会立即取消这项政策。那什么是碳税呢?简而言之就是对二氧化碳排放所征收的税。自由党在2018年10月提出了这个计划,主要内容是一个企业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超过行业内平均水平的80%(一些特殊企业是90%),就必须为超出部分交税。2019年每吨超出基准的碳排放需交税20加元,此后每年增加10加元,直至每吨50加元。这个计划虽然不对消费者直接收税,但开征碳税肯定会导致油气燃料涨价。根据自由党政府自己的估算,每吨20加元的碳税将导致每公升汽油涨价4.42分,每立方米天然气涨价3.91分,每公升丙烷气涨价3.1分。所以为了抵消消费者多支付的花费,自由党政府还安排了退税来弥补民众的损失。退税的数额各省不同,还要根据家庭成员人数而定,但一位联邦官员表示大约70%家庭的退税款会多于燃料涨价带来的支出。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对二氧化碳排放征税是全球降低温室气体排放的最有效手段,同时还能促进社会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所以说从应对气候变化的角度看,征收碳税是会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自2008年就开始实施碳税的卑诗省,碳排放比其他省份平均水平低7%,同时GDP比其他省高一倍。

行为经济学研究显示,短期内能够实现的满足对人更有吸引力。即使知道将来的回报更大,大多数人也会选择虽然小一些、但短时间内就能得到的回报。人类总的来说并不善于为应对将来的危机做准备。人们在每隔几十年就会被洪水淹没的低洼地带建房子,在明知晚年会生活拮据时仍然存不下积蓄,甚至在飓风临头时不肯离家疏散。在这样的行为思考模式下,即使最近在全球各地上演的“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妨碍运动给民众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似乎也不能让民众做好准备为保护环境多付出金钱。

Image result for Extinction Rebellion montreal

Image result for Extinction Rebellion montreal traffic

这些激进的环保人士通过在交通繁忙的十字路口静坐,爬上交通枢纽的桥梁,躺在交通要道上等行为来堵塞交通,扰乱公共秩序迫使政府答应他们的诉求:包括各国政府宣布进入气候紧急状态;有悖于应对气候危机的企业政策都必须修正;到2025年实现人类温室气体零排放等。蒙特利尔作为接待过“环保斗士”格雷塔(Greta Thunberg)的城市当然不能落于人后,从上周开始,他们选择在早晚的交通高峰期爬上Jacques-Cartier大桥,阻断南岸到蒙特利尔的通道;在市中心Rene-Lévesque大街上躺倒让市中心交通陷入瘫痪;在皇家山地上作画来宣传自己的理念……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保护环境还是在捣乱,对比看起来,小特鲁多的碳税政策虽然对穷人不利,但政府也给与相应补偿,还算靠谱一点。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