赢了席位输了选民 加拿大进入政治不确定期

七天记者 颜宏

备受瞩目的2019年联邦大选10月21日落下帷幕,小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风光不再,只获得了33.1%选民的支持,议会席位从2015年选举结果的184减少27个,变为157;谢尔领导的保守党在全国获得了33.4%的支持率,121个席位,比之前多出22个。体现在选票上,保守党候选人获得的选票比自由党多出25万多张,但基于152年前的选区设定和选举原则,保守党仍然在多个选区落败,最终以小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比保守党多出36个议席而获得组阁权利,组建少数党政府,但这种以不过半的席位执政是对执政党政治智慧的一种考验,是选民用选票告诉自由党,再给你一次机会,但不能信马由缰。选举结果表明,失了民心是要付出代价的。虽然新民主党已表态支持自由党,但少数党执政时刻如履薄冰,议案有随时通不过的风险,内阁可随时解散,加拿大政治进入不稳定期。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election canada 2019 results »

在加拿大一百多年的选举历史中,有一个约定俗成但不成文的说法:安省的选票将决定是哪一个政党执政,魁省的选票将决定这个政党获得的是少数政府还是多数政府执政地位,今年的大选结果再一次完美诠释了这个说法。2011年的大选,保守党赢得了安省选民的支持,而魁省选民在林顿(Jack Layton)个人魅力感召下抛弃了主张独立的魁北克政团和自由党,掀起一股“橙色浪潮”,把支持自由党和魁北克政团的60多个席位选给了新民主党,把保守党送上了执政的宝座,而把自由党拉到老三的位置;2015年的大选,魁省选民放弃了政治小白新民主党,同时也厌恶了保守党,转而支持自由党,从而让小特鲁多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以超过法定170个议席门槛14个议席的成绩组成舒服的多数政府;今年的大选,因过去四年自由党执政中出现的诸多问题,魁省选民再次抛弃了自由党,小特鲁多只能组成少数政府。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election canada 2011 québec »

2011年大选

2019年大选

在今年的大选中,保守党没能夺取执政权的主要原因是“虽然执政党和总理乏善可陈,但反对党也半斤八两”。党领谢尔在竞选过程总是把重点放在对执政党领袖人品的攻击上,而没有为这个国家发展提出让选民信得过的愿景,可以说是缺乏有建设性政治辩论而注重于幼稚的“相互谩骂”的竞选过程让在全国选民中并不具备支持率优势的小特鲁多和自由党获得了一次通过“策略投票”(即有意阻止某政党上台而投票)获胜的机会。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election canada  2019 trudeau »

小特鲁多在深夜发表胜利演讲中说:“今晚,从一个海岸到另一个海岸,加拿大人向分裂和消极情绪说‘不’!选民们拒绝了保守党提出的削减开支和紧缩政策,投票赞成了循序渐进议程和针对气候变化采取有力行动,让民众负担得起更加美好的生活;未来政府将减少流通的枪支,进一步实现和原住民的和解。”小特鲁多还表示他收到了魁北克人发出的信息,也会确保魁北克的声音对联邦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他也明白阿省、萨省民众的挫败感,会在将来保持国家团结。

在过去四年里,加拿大的经济在G7国家中表现良好,失业率降至几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但这种经济增长并未转化为惠及民生的实惠反而让加拿大民众的抱怨增多,因为这种经济增长是建立在不断扩大的财政赤字上,同时加拿大社会针对不同发展路径的选择更是出现了明显的裂痕。魁北克政团在魁省的重新崛起以及保守党在西部省份获得的压倒性胜利就是这种分裂的具体表现。

Résultats de recherche d'images pour « 加拿大 西部独立 »

面对一个撕裂非常厉害的国家,小特鲁多的第二个任期变得更加艰难,仅靠个人魅力已无法满足选民的期望。在诸如碳税、政府债务、贸易、应对气候变化、移民以及国际关系上,小特鲁多代表的自由党都和官方反对党——保守党的政治理念分歧巨大,有的甚至南辕北辙。作为少数党执政的小特鲁多必须要争取新民主党或者魁北克政团,甚至保守党的认可才能施政,但随时有被投不信任票而倒台的风险。当然这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执政党头上对民众来说也许并不是坏事儿。

在当今的世界,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竞争以及西方国家体制设计的缺陷导致的主要经济发达国家面临的普遍性经济乏力正在深刻地改变着世界格局和社会生活:意识形态上的民粹主义、政治正确、本国优先在世界各地攻城掠地;没有规管的资本自由导致贫富差距日渐加大,阶层固化日趋严重,大量的平民看不到上升的空间,而被资本绑架的政府无法进行自我调节;经济上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盛行,抵触政府的任何干预措施,导致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而事实上现在的世界就处于新一轮经济危机爆发的边缘……而这一切正在改变世界面目的危机又随着科技的发展,特别是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出现,通过社交媒体逐渐削弱了生活中权威的力量,包括政府、政党、媒体和父权体系,让人类无法通过自我认知、自我调节、自我修正而走出泥潭。

更不幸的是,加拿大还有个强邻,而这个邻居正在跟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中无法自拔。在小特鲁多选情告急的时刻,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10月16日在推特上发文说:“我有幸在担任总统期间与特鲁多合作。他是一位勤奋而有能力的领导人,致力于气候变化等重大议题。世界需要他的进步领导能力。我希望我们的北方邻居支持他连任。”在小特鲁多获胜后,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又是凌晨发推特向他表示祝贺的第一个外国元首。这也许就是加拿大无论是经济利益还是政治利益都与美国紧密捆绑在一起的具体体现。

 

面对目前的中美博弈,小特鲁多要怎样展现他父亲老特鲁多那样的勇气和智慧来为中加关系解套也是各方拭目以待的议题之一。

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小特鲁多尽管有着幼稚、格局小、执政经验不足等各种各样的缺点,但他本人是全球化、多边主义、自由贸易和环境保护的拥趸,如果他能不忘初心,本着对民众负责的使命,与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起支持经济全球化、全球治理和解决气候问题,展现出政治智慧或政治狡猾在中、美两个大国争斗中避免误伤,那么加拿大不仅有可能在未来的世界格局中找到自己的位置,确立适合本国的发展方向,还会迎来更多的合作伙伴和发展良机,从而有效避免少数政府面临的如履薄冰的尴尬和困局,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