灿烂笑容的秘密 ——访华人正畸医生吴碧月(Rosalinda Go)

七天记者 颜宏

蒙特利尔市中心Drummond大街上一栋现代化公寓的一层最近刚开了一家华人牙科矫正诊所——Go Orthodontistes,典雅的设计,精心的装修,让每一个进入的人都感到特别舒服,但这里的主治医师却并非新人,而是已经在蒙特利尔行医40多年,在正畸行业名声斐然的牙齿正畸医生吴碧月,她原来的诊所也在同一条街上,并在南岸华人集中的brossard市DIX30也开了一家。

天意人为

吴碧月出生在菲律宾一个有7个孩子的大家庭,父母是在1940左右为逃避国内的战乱从福建移居到菲律宾的。在菲律宾,吴姓是华人七大姓之一,在经济方面对当地华人社会中具有重要作用,吴碧月的父母也经商,而且很成功,但吴碧月从小就向往着自己开拓一片天地。

在那个时代,能确保一个女孩子可以独自谋生的职业似乎只有医生可以选择,学习成绩很好的吴碧月就打算中学毕业后攻读医学,在家人的建议下,她最终决定未来要做个牙医。于是在中学毕业后,吴碧月就来到菲律宾的University of the East大学攻读牙科,牙科毕业后又申请到澳大利亚的一所大学攻读牙齿正畸专业。在入读澳大利亚的大学之前,吴碧月利用几个月的假期来到蒙特利尔探望姐姐。闲极无聊时就来到麦吉尔大学医院看看能做点什么,结果看到她的简历后,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马上给了她一个在下属机构——儿童医院(Hôpital de Montréal pour enfants)做牙科住院医(resident)的职位。在儿童医院做了6个月后,当时的顶头上司觉得她是一颗好苗子,就建议她去蒙特利尔大学进一步深造。于是吴碧月就去申请了蒙大的正畸专业,在这个专业每年只录取4、5个人的情况下,吴碧月却以其外国学历背景但拥有出类拔萃的成绩又一次一击即中。

说起这段近乎传奇的经历,吴碧月淡然地表示自己的命运似乎早已注定,原本计划去澳大利亚,来加拿大探个亲就留了下来,似乎在每一个需要抉择的关键时刻,路就摆在面前,自己只要顺着走就好了。但我们知道,这些机会背后的勤奋和努力才是这些偶然中的必然。从刚开始时对法语一窍不通,到只用两年时间就获得蒙大口腔正畸学专业高级学位,她以华人特有的坚忍、勤奋和超人毅力完成了这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刚开始上课时,老师说的话她完全不知所云,好在很多涉及专业的法语词汇与英语相同或相近,下了课,吴碧月就要赶快跑到图书馆去找同一内容的英文文献,来消化理解课堂上教授的内容,为下一课的内容做知识储备,如此循环往复,她这个该专业录取的第一个来自亚洲又不懂法语的学生居然比规定时间还短就顺利完成了学业。毕业后的吴碧月回到儿童医院担任临床教授,主要工作是指导刚刚毕业的住院医对患者进行诊治,并于工作的第二年在蒙特利尔市中心开设了自己的第一个牙齿整形诊所。

知难而行

口腔正畸学是牙科医学的一个分支,专注于牙齿位置异常和牙齿咬合问题的诊断、预防和矫正,用于功能和美学目的。牙齿正畸医生则是专门从事这一分支的牙医,要通过固定或移动的校正装置检测和校正这些异常,完全不同于普通的牙科医生。它们的区别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从业资历要求不同,普通牙医一般需要花上4、5年时间完成D.M.D (Doctorat en médecine dentaire) 课程,而牙齿正畸医生首先就是一名牙医,除了要完成牙科课程外,还需要完成2-3年全职的矫正专业学习;另一个是治疗内容不同,普通牙医主要负责检查和治疗牙周病、牙体病、牙髓病、牙齿修复等,比如补牙、拔牙等;而正畸医生则不治牙病,只做矫形,通过利用一个破坏与再生的机制影响牙槽骨,对牙齿施加一个恒定且合适的力,让牙齿慢慢移动,最终把牙齿排齐,调整好牙齿之间的咬合关系,预防牙周病。这种排齐不只是科学上的考量,同时也包含很多艺术和美学的考虑,让患者的面型和五官更美,展现出完美的微笑曲线。

1975年,当吴碧月读完正畸专业毕业时,做一名牙齿正畸医生并不容易,不仅入行的门槛高,还需要有一定的关系才行。那时候不像现在传播业这么发达,人人可以通过网络轻易获得信息,那个年代正畸医生的顾客主要来自于普通牙医的推荐。而吴碧月初来乍到,根本没有认识的牙医。好在她的家境好,承担了她全部的经济压力,可以让她不用考虑生活费用而保持初心。

其实在她入读正畸专业时,就有很多人对她的决定表示不解,首先,这在当时被认为是男性的工作,你一个女人能干吗?还是一个小小个子的亚洲女子。其次,那时候的牙齿整形并不流行,拥有关系网的本地正畸医生都不一定能招徕足够的客人,你一个无根无基的外国人怎么行?本地人不认你,华人可能找你,但没有经济能力承担昂贵的治疗费用。可吴碧月并没有受到这些悲观言论的影响,她坚定地认为只要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别的先不要管,在前进的道路上困难自然会被克服,钱也会自己来。

正是源于这份自信和豁达,再加上精湛的技艺和勤奋的工作,吴碧月在这个基本由白人掌握的领域硬是撕开了一片天。她记得蒙大毕业再次回到儿童医院担任临床指导教授时,因自己年龄小(吴碧月跳过级,又在菲律宾读的牙科,较本地学生节省了大学预科、牙科实习以及录取间隔等约4、5年时间),又是亚洲面孔,她带的那些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住院医刚开始对她很不以为然,然而等他们到了病房,针对患者的治疗情况开始讨论时,这些不以为然很快变成了肃然起敬,先是对她渊博的专业知识和切入机理的治疗手段,等到矫正效果显现,更是对她心服口服。

回到儿童医院不久,吴碧月就以出色的工作被提升为牙齿正畸科主任,这引起了一个工作年龄比她长得多的同事的不满,找到吴碧月要跟她谈一谈。吴碧月就对他说“要谈可以,请你先坐下来”,因为那个人比自己高很多,如果不坐下来,吴碧月就得仰视着他说话,而不是眼光平视地进行交流。那个同事坐下来后,吴碧月开始讲述自己作为主任的工作规划以及对现有病人的治疗计划,听完之后,这个同事心悦诚服,不高兴的情绪完全被打消,并表示很愿意和她合作,以后的岁月里两个人也确实合作愉快。

母子同心

在儿童医院的诊疗和教学工作,不仅帮助吴碧月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还帮她建立了自信,于是在毕业工作不久之后,雷厉风行的吴碧月就开设了自己的牙齿正畸诊所,当时只有一张治疗床。三年后增加到三张治疗床,还请了一个助理,她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慕名而来,从一开始来自儿童医院的小病童,到病童家属、朋友的推荐,到诊治过的患者带着自己的下一代找上门来,吴碧月的小小诊所变得越来越红火。

到了1998年,大批具有一定经济基础的香港人来到蒙特利尔。这些人携带大笔资金,到了蒙特利尔后买房子、买生意,改变了本地的消费市场面貌,也让吴碧月的客人组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般来说,华人父母很注意孩子的牙齿状况,一旦发现问题,即使普通牙医没有建议,他们也会带着孩子来做正畸咨询。吴碧月人耐心,治疗效果好,价格公道的口碑渐渐在华人中传播开来,来的华裔客人也越来越多,子承母业的儿子也在5年前加入到这份有前途的事业中来。目前母子二人同心协力经营两间现代化的正畸诊所,为不同地域需求的客户提供周到满意的服务。

两代正畸师:吴碧月和儿子吴家龙(Nicholas Go Thorpe)

吴碧月的儿子吴家龙(Nicholas Go Thorpe)从小跟着母亲给患者看病,耳濡目染的也对牙齿正畸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在麦吉尔大学读完牙科后,又到美国加州著名的太平洋大学(University of the Pacific)深造。这所成立于1851年的美国一流国家级大学,其最受欢迎的5个科目里就包括牙科。掌握了最前沿的正畸技术,带着最先进的治疗理念,学成归来的吴家龙很快独当一面,已经在牙齿正畸界创出了自己的名气。小小年纪的他不仅是隐适美北美地区的讲师,还担任麦吉尔大学牙科专业的助教。

与时俱进

随着牙齿正畸技术的进步,吴碧月的诊所目前已经完全抛弃了传统的铁丝箍牙矫形的方法,转而采用更美观、更快捷的隐形牙齿矫正器隐适美(Invisalign)。它是通过一系列透明的,可自行摘戴的无托槽隐形矫正器来正畸的。这种隐形矫正器的好处一是见效快,通常使用铁质矫正器需要2-3年,使用隐适美只要1-2年;二是量身定制,它有专用的摄像头来扫描每个患者牙齿的原生态,专用的软件来模拟牙齿从原生状态到排齐的每一阶段进程和最终效果,通过3D技术建立精确的矫正器模型,可谓真正的私人订制;三是美观便捷,这种矫正器完全透明,不影响外观,还可随时拿下,不影响吃饭和清洁牙齿;四是避免出现紧急情况,不会出现像金属牙箍那样突然断裂,需要紧急就医的情况。

其实,在牙齿正畸领域,无论使用哪种矫正器都只是牙齿正畸的工具而已,而正畸效果好坏最关键的因素在于医生的治疗计划和操作技术。牙齿畸形的情况千差万别,治疗计划也因人而异,经验积累较多的医生在设计方案的时候能更好地把握患者的情况以及预测最终的矫治效果;同时牙齿矫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次见医生时牙齿状况都略有不同,对医生的操作技术要求极高,所以说患者对正畸效果是否满意取决于医生。同一口牙齿,经过不同医生的手,最后出来的样子可能完全不同。

吴碧月则两者兼具,在她40多年行医生涯里见过形形色色的患者,最小的5、6岁,最大的79岁,直到现在她还担任着儿童医院指导教授的职务,操作技术一流,临床经验丰富。2018年,在Las Vegas举办的北美隐适美高峰(invisalign summit competition)大赛上,吴碧月诊所的治疗效果获得第四名,主治医师吴碧月和吴家龙的高超技艺也受到与会者的好评。刚刚在英国伦敦召开的隐适美300论坛(Noble 300 Invisalign),吴碧月和儿子吴家龙都是受邀与会的全球300名正畸医生之一。

关注慈善

吴碧月不仅在自己的职业领域里出类拔萃,其他方面无论做什么也都要力争做到最好。比如2018年满地可中华医院成立一百周年的慈善晚宴,吴碧月担任共同主席,筹得了破天荒的75万善款。

吴碧月最早和中华医院结缘也是在一次筹款晚宴上,那是她刚刚开始独立行医的第二年,几乎什么人也不认识,独自坐在一角。晚宴过程中,主持人呼吁为中华医院迁址筹款,但在座的人没有一个站起来。吴碧月的先生就鼓励她站起来,她知道自己开业不久没有积蓄,犹豫不决,但先生坚持要她站起来,并安慰她做得到,于是吴碧月站了起来提出捐款5千元。在她的带动下,现场的另外几名医生也相继表示捐款,气氛逐渐热烈起来,大家都踊跃捐款。最后,社会各界为中华医院迁址筹得了25万元善款。这次之后,吴碧月和她的先生开始和中华医院建立了联系,并长期担任中华医院的筹款义工。

有一天,中华医院的董事会找到吴碧月,希望她能承担下一年筹款晚会的共同主席。当时中华医院希望筹集38万元用于更换老人家们使用的病床,而之前的一场筹款晚宴办下来也就能剩7、8千元,但吴碧月没有被这个数字吓到,而是积极开始行动。在差不多一年的筹办时间里,除了日常工作,在几乎所有的闲暇时间里,她就抱着厚厚的蒙特利尔电话黄页挨个打电话问接电话的人要不要捐款给中华医院,要不要购买筹款晚会的票,要不要在晚会上做广告……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中华医院董事会尤其是 Boucher医生和自己先生的协助下,那年筹款晚会办下来,果然筹得了所需的38万元款项。

继承慈善衣钵的女儿Natasha Thorpe

吴碧月的乐善好施不仅影响了周围的人,更把这份爱心传承给下一代。蒙大设计专业毕业、创立了自己的设计事务所的女儿吴家姗(Natasha Thorpe)早在6、7年前就开始为中华医院基金会做义工,学工业设计的她为筹款活动设计门票、宣传单、宣传册、背景版等所有涉及美术设计的地方,还在自己的朋友圈介绍中华医院和它的筹款活动,吸引更多的本地年轻人加入进来,今年更成为基金会最年轻的委员,为增进中华医院老人的福祉而忙前忙后,今年中华医院筹款晚会上她更是亲自设计了主题“蝶恋”。

多年来,吴碧月不仅在自己的专业领域走出一条华人移民的成功之路,个人生活也经营的美满幸福,还培养出一双中西合璧的优秀儿女,更把助人为乐、扶危济困等优良品德践行于日常生活,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一个移民成功地融入本地社会”,值得每一个华人思考和学习。

 

留下评论

%d 博主赞过: